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十一章 鬥誌鬥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十一章 鬥誌鬥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魔族一乾人等退去後,武書也是與影媚兒拉開了一定距離,影媚兒身上的束縛也是隨之消失。

冇有了束縛,影媚兒冷冷道,“人族,你很好?我影媚兒記住你了。”

衝著影媚兒聳了聳肩,武書無所謂的道,“你若不是一個聰明人,我不相信你在剛剛會一句話都不說。”

被武書這麼一說,影媚兒見怪不怪。先前武書所展露出的那一手,至少說明一點,在符文陣法一道上麵武書的實力肯定是不俗的。否則,也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將她控製住。

能對符文這般巧妙的運用以及對符文之力的精妙掌控,這可不是普通符文強者能夠做到的。而修煉陣法一道,最考驗一個人的心氣及精神力。會敗在武書手中,影媚兒雖覺得是自己大意了,卻也是對武書非常忌憚的,武書這種人正是影魔族的剋星。

哼了一聲,影媚兒試探道,“小子,你的實力的確是讓我感到意外,你叫什麼名字?”

聽到影媚兒這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與自己說話,武書是很不喜歡的,武書是立馬抬手示意道,“小魔女,若是想要與我說話,最好先搞清楚你現在的處境。在我麵前,你隻是手下敗將。魔族之中,不是有句話嗎?在勝者麵前,廢物隻是廢物。”

影媚兒直接被氣得牙根癢癢道,“你……我……”

武書毫不留情麵道,“你什麼你?我什麼我?彆以為,你們魔族的事情很神秘。在我麵前,你們魔族的所謂秘密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記得冇錯的話,魔族中不還有一句話嗎?所謂信仰,不分種族不分貴賤,在魔神的信仰麵前,人人平等。而身為魔族的人,特彆是高貴的魔族,不僅會對信仰心生敬畏,還會對自己的所言所行負責。”

“若是違背信仰或者誓言,就宛如違背了大魔神的神光。”

這最後,武書還不忘強調一句,“小魔女,信仰不分種族,誓言超越永恒,這些話你不會不懂吧?”

雖然說,武書現在所言,站在一旁的李劍鋒聽得並不是很明白。而影媚兒的臉色卻是因為武書的所言,變化不定,從一點微紅到滿頭大汗的漲紅,再到後來身體出現了顫抖。

影媚兒非常清楚,武書的目的是什麼。武書說了這麼多關於魔族魔神的事情,無非是在告訴影媚兒,在與武書交手時,影媚兒說過‘今日若是不廢了你,我影媚兒就不是影魔族子民。’

如此誓言,影媚兒今日肯定是難以實現的,至少以武書在陣法符文上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正麵剛,影媚兒不是對手。

而在看到影媚兒的神情變化後,武書在心裡很滿意的自語道,“厚土大陸上魔族所遵守的規則,似乎和遺忘大陸上的魔族規則相差不大。不錯,不錯。敗者服輸,答應勝者所提要求。”

打是打不過武書的,而武書的一番話,算是讓影媚兒聽出了內傷。剛剛聽到武書說起魔神信仰時,影媚兒本打算說,爾等並非魔族,魔族的信仰與誓言在爾等麵前無效。可武書那句,信仰不分種族,誓言超越永恒,直接是將影媚兒的話堵在胸口了。

未曾想到,一時大意,竟是被人族擺了一道,影媚兒很是直截了當的道,“竟然你對我們魔族的事情這麼瞭解,那麼我很想知道,接下來你想讓我怎麼做。”

被影媚兒這麼一問,武書也是頭大起來。魔族子民一旦違背誓言,往往想要解開誓言,不是用自我生命的鮮血捍衛誓言,那便是要選擇向勝者服輸。服輸與臣服雖說是兩碼事,卻也有根本上的不同。

魔族誓言戰敗者,需要答應勝者一個甚至多個要求。

當然,巨象山脈畢竟是在堃國境內,武書又是堃國子民,即便知道魔族世界的規則,武書也不想向影媚兒提出什麼過分要求。

而見武書一副思考的樣子,影媚兒冷冷的強調道,“小子,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影媚兒。若是你敢想藉著魔族規則向我提出什麼過分要求,小心,改日我的家族會舉全族之力將堃國滅掉。”

也是與影媚兒對視上,武書搖頭笑道,“放心,我對魔族的同修之道不感興趣。至於主仆關係?你太弱小,我也不感興趣。嗯……煩心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決定了。”

不會要求那種事情?也不會要求主仆關係?

事情冇這麼發展下去,影媚兒反倒是心中極度不爽了。怎麼的,是本魔女的臉蛋身材不行,還是本魔女配不上你。話說,你們男人好色,是隻看女人的戰鬥力行不行的嗎?若是這種男人,你確定你是在找女人,而不是在找打手。

一瞬間,影媚兒腦袋中想過了這麼多事情。

有了這些心思後,再看向武書,武書這張臉看著還真不錯,一覺察到心動的感覺,影媚兒心裡不由自語道,“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對人族小子心生情愫,難道隻因為對方長得帥嗎?”

而一時半會武書也是想不到什麼事情,是值得讓影媚兒去做的。武書衝著影媚兒道,“這樣吧?你先留在我身邊,若是在走出大陣時,我還想不到想要做的事情,那麼此次就先欠著,他日若是有緣相遇,那麼此次的事情便日後再論。如何?”

武書的話,影媚兒肯定是能夠接受的。

要知道,武書在巨象山脈中冇有向她提任何要求,那麼將來,他二人能夠相遇的可能,真可謂是微乎其微。

影媚兒冇有說什麼,隻是點了下腦袋示意同意。

而在影媚兒與武書同意彼此的所想後,先前離去的魔族,去而複返。

來到近處,領頭的魔族衝著影媚兒躬身道,“媚兒少主,剛得到訊息,在幻陣中發現了一處藥田,藥田裡有很多絕世神藥,非魚大人已經分派人手前去采摘。”

影媚兒冇有因為藥田的事情而高興,隻是平淡道,“我知道了,藥田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畢竟那裡肯定也會有獨特的陣法保護。”

領頭的魔族同意道,“屬下明白。”

魔族小統領又道,“另外,絕陣中也是探查到數處寶地,其中不乏一些人族天材地寶。”

也是不關心什麼人族的天材地寶的事情,畢竟人族的天材地寶,大部分隻適合人族使用。影媚兒直奔主題道,“非魚現在在做什麼?”

同為影魔族,非魚所在的家族實力與幽影家族相差不多,同時非魚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很高。

隻是與影媚兒相比,非魚的為人不僅冷酷,而其行事手段更加果決殘忍。

魔族小統領應聲道,“少主,非魚大人正在百裡外的孤注峰,孤注峰上集結了不少人族天驕,那裡封印著幾把絕世兵器,為了不讓人族得到寶器,非魚大人正帶領族人與人族天驕對峙。”

非魚在孤注峰嗎?

非魚的選擇冇有錯,如今為了達成此行目的,人族每增加一份實力,都將對事情的進展造成改變。這其中,人族之中能夠帶來最大意外之人,或許……

想到自己一人怕是難以牽製武書,而非魚身邊也有個陣法強者四方,影媚兒靈機一動,若是有人能夠牽製住武書在陣法方麵的威脅,說不得,今日她影媚兒還有翻盤的機會。

而又擔心武書不會前往孤注峰,影媚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非魚現在在孤注峰,非魚實力又是很強,有他在,堃國境內難有敵手。這樣吧,我們到彆處看看。”

影媚兒的話明顯是說給武書與李劍鋒聽的,李劍鋒接話道,“這麼說,我們堃國那些落敗的後輩高手也都在孤注峰。”

這些話會是李劍鋒來說,倒是讓影媚兒感到意外。

怎麼聽,李劍鋒都是在想從非魚手中搶人,那些人現在可都是非魚的魔仆?

影媚兒不由白了一眼李劍鋒道,“可彆怪我冇提醒你們,非魚不僅實力強大,而且非魚身邊還跟著一位陣法高手。大陣之中,與非魚等人對陣上,同輩之中怕是難尋對手。”

武書假裝打了個哈欠道,“好了,媚兒少主,你也彆在那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子了,我們前往孤注峰。”

影媚兒的激將法,武書當然是看得出的。會有此決定武書也是有所考慮的,首先孤注峰上有幾件絕世兵器,武書想去看看有冇有適合自己用的順手兵器。其次,如今身上雖然靈石充足,但數量依舊有限,若想通過靈石法陣提高自身實力,靈石的數量自然越多越好了。

現在搶過了影媚兒的靈石,再去搶搶非魚不也是很不錯嘛?至於那什麼狗屁陣法高手,武書完全不放在眼裡。武書很自信,在九轉幻絕陣中,他武書就是絕對的存在。

而武書決定前往孤注峰,影媚兒的目的便是算達到。

至於武書嘲諷自己的演技,影媚兒則是將其忽視掉。要知道成王敗寇,影媚兒一時口嗨要付出代價,武書若是迷之自信前往孤注峰,武書也必將付出相應的代價。

在影媚兒看來,說不好,那將會是武書一生悔恨的記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