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示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一百八十八章 示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金嶺血脈的確很強大,雖隻是後天先祖血脈之力,眾山一出,卻是有同輩無敵之姿。不過可惜的是,今日你遇到的是我……堃國武少主!”

仰著頭,看向強勢壓來的金色山嶺,武書又是道,“火鳳血脈,開!”

隨著武書讓地火訣在體內加速運轉,鳳鳴聲以武書為中心,在蟹府中迴盪,一隻軀體非常凝實,體長足有三十五丈的火鳳便是出現在武書身後。

火鳳現身,蟹府中的溫度,以幾何倍數上升。

“什麼?堃國武少主竟然也擁有雙血脈。”

“在厚土大陸上,擁有秘法血脈之人,在土力境界達到秘法境中期或者煉體實力達到超凡境,體內能夠對應覺醒一種血脈之力,已是極其不易。可這武少主,如此實力境界,體內竟是覺醒了兩種秘法血脈之力?”

“此子,今日若是不除,他日必將成為大患!”

“不虧是那位大人看中之人,秘法血脈啊?如此等級境界,體內竟然覺醒了兩種秘法血脈之力,且這兩種秘法血脈肯定是對應覺醒了相應的先祖血脈武技。此等人族,可謂是前無古人。”

……

火鳳血脈一出現,各族強者是發出了不同的聲音。

在魔族、妖魔族、部分妖族、東土帝國一些人族的眼中,今日武書是必須死的。而其他人,則是對武書所表現出的天賦讚歎不已的。

此刻,作為武書的對手,在見到武書施展出的火鳳血脈時,即便是心驚不已的。臨銶卻依舊是堅定道,“火鳳血脈?今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火鳳血脈強大,還是我的金嶺血脈強大。”

其實,臨銶是心知肚明的。

他的金嶺血脈雖強大,可一旦與火屬性血脈之力相遇上,金嶺血脈之力的殺傷力是會對應下降很多的。而武書所擁有的又是火鳳血脈,鳳凰真火在天地火焰中,算是極其強大的一種。

火鳳真火麵前,臨銶想要傷到武書,將會是非常難的。

“燃!”

“超燃!”

“神燃!”

金色山嶺已經以泰山壓頂之勢壓向武書,武書也是不敢有任何怠慢。

瞬息間,武書是釋放出少量半神級精神力配合著火鳳血脈不斷調動體內及天地間的大量火屬性力量,向金色山嶺發動攻擊。



呼啦

哢嚓

在武書的強勢反擊下,金色山嶺上先是出現大量紅色火焰。而隨著蘊含淡金色的紅色火焰出現,金色山嶺一下被火焰完全包裹住。當金色山嶺即將擊中武書時,金色山嶺中不斷傳出哢嚓哢嚓的聲音。

顯然,在武書的強勢反擊下,眾山逐漸灰飛煙滅。

作為夢天一的師父,因夢天一從武書的點撥中收穫頗多,司徒景是用讚賞的目光看向武書道,“火鳳真火,果真是強大。臨銶對於血脈之力的掌控已經非常了得,但在火鳳真火的剋製下,金嶺血脈及血脈武技眾山,皆是未能發揮出真正殺傷力。此戰,臨銶怕也是很難戰勝武少主。”

在火鳳血脈的引動下,武書對萬物之力火之力的掌控,是無師自通的。

而在少量半神級精神力的配合下,火鳳血脈能夠以摧枯拉朽之勢,將臨銶所施展出的先祖血脈武技化解掉,也是武書事先冇有想到的。

當然,為了示弱。

在將臨銶施展出的先祖血脈武技化解掉後,武書便是刻意控製火鳳真身,讓其若隱若現,如若一次對戰後,因消耗太大,火鳳血脈之力武書難以再用般。

一見武書背後的火鳳真身出現不穩,臨銶高興道,“看來,我們的武少主,經曆了多次大戰後,實力消耗也是很大。此刻,連維持體內的血脈之力,以血脈真身的姿態現身,都是很難了。”

對於臨銶的質問,武書依舊是裝作淡定道,“對戰以來,我的消耗的確很大。但打敗你,卻是足以的。”

“臨銶,不想要顏麵掃地的話,你最好就此退下。”

先前施展的各種攻擊手段皆是被武書化解掉,此刻,武書已有實力不濟的表現。作為一位殺伐果斷之輩,臨銶又怎麼會不知道‘趁你病要你命’這個江湖道理呢?

而體內炸金丹的藥力依舊凶猛,臨銶冰冷道,“武少主,看來你對炸金丹並不瞭解。此丹,除了能夠為擁有金之力血脈的人補充源源不斷的力量,服丹之人在施展相應的先祖血脈武技或者自創戰技時,炸金丹中所蘊含的破滅之力,是能夠慢慢將敵人折磨致死的。”

“武少主,不得不說,今日一戰,你的表現的確威武。但今日之戰,你不該遇到我,特彆是服下了炸金丹的我。”

說著說著,臨銶已經是異常亢奮了,“今日過後,世上依舊還有武少主,但活著的武少主,也隻是個人族廢物罷了。”

世人皆是人心隔肚皮,隻有當一個人落魄時,纔會應了那麼句,患難見人性。

先前與武書對戰,臨銶出手果斷,卻是冇有對武書表現出任何多餘情緒。

可當武書示弱時,臨銶卻是誤以為,武書真的冇有了抵抗之力。

武書的內心是平靜的,武書認真的看著臨銶道,“這麼說,你是想要就此將我廢了?”

甦醒以來,與人對戰,仇家或者大奸大惡之輩,武書都是果斷斬殺。對於將對方的丹田廢掉這種事情,武書是非常討厭做的。

被武書這麼一問,臨銶不由冷笑出。人族之中會出現武書這等天賦異稟之輩,的確是驚豔到了在場眾人。但長久以來,人族以道德倫理奴役世人的想法,如武書這種天才小輩,心中纔會有這麼多幼稚想法。

在臨銶的心中,弱肉強食,纔是世間的大道。在修煉方麵,更加是。

至於人族,以包容天下之心去修煉,完全就是個笑話。

臨銶冰冷道,“借用你人族的聖賢所言,天下大道,勇者勝。今日,你我之戰,看似是一場簡單的兩族同輩對戰,可在不久的將來,你我或許便是影響妖魔族與人族未來的存在。今日隻要將你這個先機斬除,他日大道之爭,氣運之爭,便會少了一個對手。”

這……

臨銶如此冠冕堂皇般的說詞,完全就是想要趁機重創武書。

心思急轉之下,武書是覺著,竟然臨銶已經開始裝了,那麼他今日也不能落於人後;竟然臨銶以物競天擇這個角度,來展現格局。那他武書便要展現出更加強大的實力,來彰顯人族的很多觀念都是非常正確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