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太突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太突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將杯中烈酒仰頭飲下,豕謦又是高興道,“好酒!”

“切?”

坐在豕謦身側的豕大寶是滿臉不屑的。

而在豕謦飲下杯中酒後,豕臨、豕為璞等無不是滿臉喜色。

豕為璞跟聲道,“賢弟,此次設宴,可不是為了我等兄弟相聚,賢弟可莫要貪杯。”

今夜之所以設宴,正是為了歡迎武書的到來。

此次武書的出現,卻也是給豕大寶帶來了莫大的好處。豕謦又是將麵前的酒杯滿上,豕謦高興道,“多年來,這位……?”

說到這裡,豕謦纔是想到,眼前這位人族來自哪裡,名為何,他都是不知道的。

乾咳一聲,豕謦道,“大寶!”

豕大寶可不傻,父親豕謦是為了化解尷尬,纔開口問他的。豕大寶立馬道,“近來堃國戰亂,我大哥舒武被迫來到冚國,然後纔是誤入我們麒麟魚領地。”

原來眼前這個人族來自堃國,是逃亡到冚國來的。

這麼一說,眼前這個醜陋的胖子,倒是冇什麼骨氣。如今堃國受難,他卻是獨自逃到冚國來苟活。

可心念一轉,豕謦倒是認為舒武絕對不簡單,他能夠傳授豕大寶改變體貌的秘法,那麼他肯定也修煉了此門秘法的。這麼一想,眼前的這個醜陋的胖子體態,大可能不是他的真麵目。

直接是控製著氣泡,又將酒杯端起,豕謦高興道,“舒武小兄弟,遠來是客,今夜有怠慢之處,還請小兄弟莫要見笑。”

端起酒杯,武書恭敬道,“族長大人客氣了,這杯酒,晚輩敬族長大人。”

僅是從武書的言語,豕謦便是能夠判斷,武書絕對是世家子弟。

至於武書來自堃國的哪個家族,豕謦是很難判斷的。在豕謦的印象裡,堃國冇有姓舒的家族。

“小兄弟客氣了!”

豕謦是直接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儘,突然,豕謦的腦海裡閃過武書這個名字。再看向武書,豕謦內心自語道,“不可能的,東宿城武少主何等天驕,即便傳言,連雲峰一戰後,武少主身負致命傷,修煉之路怕是就此毀掉。但以武書所擁有的氣運和戰力,他要是出現在冚國,很可能是前來滅殺脈端門的。”

如此一想,豕謦內心篤定道,“此子,能夠這麼心安理得的出現在我麒麟魚一族,他絕對不可能是武少主。”

這時,豕為璞也是高興道,“舒武小兄弟,來,陪璞大伯走一個。”

豕為璞是直接將滿滿一大杯烈酒一飲而儘,怎麼看,此刻能夠在此作陪,豕為璞都是心情愉悅的。

武書恭敬道,“璞大伯,客氣了。”

就這般,客堂內麒麟魚一族眾族人及豕為青蛇一族已經是酒過三巡。而平日裡習慣了喝過烈酒,再乾幾壇清酒的豕謦,已經是將清酒滿上。

而在見到豕謦接連喝下兩杯清酒後,坐在豕為璞身後的豕為潃直接是將氣泡內的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

豕為潃怒道,“豕謦和豕大寶暗地裡與脈端門勾結,今日不將豕謦和豕大寶就地解決,來日這靈脈峰山澗必將冇有我等的容身之地。”

“放肆!”

麒麟魚一族三長老豕檗在聽到豕為潃的話後,是直接嗬斥而出。

一直以來三長老豕檗都是對豕謦非常忠誠的,平日裡,不論豕謦會有何決定,豕檗都是選擇相信豕謦的。豕檗又是道,“豕為潃,我麒麟魚一族做事,我麒麟魚一族有何決定,可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為了擁護豕謦,豕檗大有將豕為青蛇一族就此趕出靈脈峰山澗的想法。

豕為潃是不怒反笑道,“豕檗,你隻不過是豕謦的一條狗。”

多年來,身為麒麟魚一族的長老,豕檗也是習慣了族人的愛戴。今日會被豕為潃這個小輩這麼辱罵,豕檗是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豕為潃身側。

豕檗抬起腹鰭便是向豕為潃扇出。

這時,豕為璞直接是甩出一個蛇尾,砰,一聲巨響,豕檗是直接被豕為璞一尾巴抽飛了出去。豕為璞冰冷道,“豕檗,直接對小輩出手,你是當我豕為青蛇一族冇人了嗎?”

虛眯著眼看向豕為璞,豕謦是眉頭緊皺的。

此次豕為璞的出手,是冇有任何猶豫的,豕為璞這一尾攻擊殺傷力十足。

而一見三長老豕檗受傷,五長老豕臨立馬是出現在豕檗身側,豕臨關心道,“三哥,你冇事吧?”

一個個小氣泡出現在豕檗的嘴角,是直接將豕檗嘴角的鮮血全部拭去。豕檗心有餘悸道,“還死不了!”

“是嗎?”

承受了豕為璞一擊,豕檗已經重傷,豕臨是趁著豕檗不備,直接用魚骨劍刺穿了豕檗的身體。

豕檗不敢相通道,“豕臨,你?”

豕臨直接當著眾族人的麵,將豕檗擊殺了。一切發生的太突然,眾人還冇有反應過來。豕臨冰冷道,“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在我族大義麵前,即便是族長選擇背叛,也必須舉全族之力將其滅殺。”

酒意正濃時,會有此變故。

豕謦突然是清醒了很多,豕謦怒道,“三長老?豕臨,你竟敢殘殺同族?”

直接是用腹鰭握住魚骨劍,有力的將魚骨劍從豕檗體內拔出,豕臨一副不屑的樣子道,“豕謦,今日我不僅要擊殺豕檗,更是要取了你這個叛徒的狗命。”

依舊是坐在那裡的豕為璞應聲道,“賢弟,這些年,你揹著族人與脈端門私通,是你不該啊?”

在實力上,豕為璞是與豕謦不相上下的。

此刻,豕為璞也是明確了立場,豕臨又是揭竿而起。一時間,麒麟魚一族的大部分族人皆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豕謦沉聲道,“這麼說,今日你們是想要與我一戰了?”

都到這個時候了,豕謦都還冇有覺察到,豕謦所喝的酒水被動了手腳。晃了晃腦袋,豕臨譏笑道,“豕謦,你似乎還冇有明白一件事,今日你必死無疑。”

“在喝下那幾杯清酒後,今日即便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

“哦,是嗎?”

正當豕臨感到得意的時候,一名女子的聲音在客堂中響起。

多年來,從未在麒麟魚一族麵前露麵的女子,今日,她出現了。

“誰?”

客堂內突然響起神秘女子的聲音,豕臨驚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