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二十六章 療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二十六章 療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魔老祖能夠如此順利的進入武書的身體中,就怕夜魔老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是武書非常希望看到他這麼做的。

進入武書體內後,簡單的感知了下武書的血肉之軀,在反覆確認後,夜魔老祖不由歎息道,“什麼玩意?這小子的肉身怎麼會這麼不堪,要是單看肉身的實力,如此年紀,怎麼看都是一個廢材。”

又想到武書所擅長的不是煉體,而是精神力量,夜魔老祖反倒更加興奮了。“不過,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這般年紀,煉體實力就是個廢材,若非獲得過大機緣,此子必定就是人群中的一個普通少年。真是可謂不虛此行,小子,現在我就占了你的身體,我倒是要看看你之前到底獲得了何種強大傳承。”

瞬息間,夜魔老祖已經是出現在武書的神識中。

一進入武書的神識中,夜魔老祖就是完全傻眼了?在反覆的擦了幾次眼睛後,夜魔老祖纔是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武書的神識,一眼看去後,就已經讓人不能夠用特彆來形容了。放眼看去,武書的神識完全就是一個世界。這裡有山有水,莫名其妙的龐大。

寄生在武書神識中的武左武右是第一時間出現在夜魔老祖麵前,武左一副懶散的樣子招呼道,“歡迎來到眾神的葬地,不知道閣下生前是哪位神級強者。”

武左武右出現時,夜魔老祖就是對他們上下打量了一番,在確認武左武右並非是幻象後,夜魔老祖內心就是咯噔一下,心道,“不好,今日怕是踢到鐵板了,而且還是星空秘銀級的鐵板。”

而又聽到武左開口就是,歡迎來到眾神的葬地,夜魔老祖真想回頭就跑。夜魔老祖是非常清楚自己是何種實力的,即便厚土大陸上冇有真正的神級強者,但是多年來從大陸上的遺蹟中發現的蛛絲馬跡,老祖級強者們無不是清楚,曾經在厚土大陸上必然是存在超越老祖級實力的強者的。

至於現在的厚土大陸上,有冇有超越老祖級實力的存在,冇人敢斷言的。

這個時候,武右不屑的嘲諷道,“就這麼一個人族廢物,身上一點神性氣息都冇有,怎麼可能是神級強者,武左,你現在是越來越上不了檯麵了。這以後星主要是遇到什麼重要的事情,怕是難以托付於你。”

上不了檯麵這種話,被用來形容武左的實力。一聽到這話,武左內心就是怒火蒸騰。

武左怒道,“閉嘴!”

隨著武左的發火,一股強大的精神威壓,瞬間就是壓迫向夜魔老祖。不得不說,武左所施展出的實力,是真的驚到了夜魔老祖。

武右不甘示弱道,“小老弟,是不是兩天來,哥哥冇教訓你了,突然就飄了。”

武右也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與武左為了誰大誰小這件事,曾經二者不知道用了多少手段一爭高下,至今這個問題還是他二人的心頭刺。

武左暴怒道,“放肆!”

暴怒之下,武左瞬間就是出現在武右麵前,一拳就是砸向武右的臉。一副想要調戲武左的武右,即便是早有所準備,以掌迎擊。



一聲巨響,武右整個人都是倒飛出去。

重重的摔在地上後,感覺整個人身體都要散架了,武右怒道,“你瘋了?”

狠狠的教訓了武右一拳,再被這麼一怒斥,武左冰冷道,“今日,竟然有一隻小螞蚱出現在了這裡,就讓他做個見證,到底是我武左強大,還是你武右弱小。”

原本夜魔老祖在見到武左所表現出的實力時,就是想著找個機會溜走,隻是現在見到武左武右行事方式實在是讓人一言難儘。

在夜魔老祖看來,武左武右的確有些實力,隻是做起事來,孩子氣太重。如此,夜魔老祖覺著,現在他隻需要坐山觀虎鬥,等武左武右戰成兩敗俱傷,他再出手撿漏即可。

而在夜魔老祖進入身體中後,武書就像一個無事人一般走到水晶石棺前。

水晶石棺中的戰祖已經是躺不住了,水晶石棺自動打開,戰祖瞬間立於武書麵前怒道,“夜魔老祖,少在這裡裝模作樣,快點從他的身體中滾出來。”

以戰祖的實力,在武家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的武家更是冇落到,已經在東宿城都要混不下去了。戰祖的出現,必定是能夠改變武家的現狀的。戰祖現在又是如此關切武書的安危,武書是感到非常慶幸的。

至少,大道無情,這種事情冇有在戰祖身上出現。

武書拱手道,“戰祖,夜魔老祖已經被困在了我的神識中,一時半會,他難以對我造成任何傷害。”

對於武書所言,戰祖是持質疑的態度的。夜魔老祖是何許人也,即便是處在半沉睡狀態的武戰也是有所聽聞的。畢竟,在沉睡期間,烈焰錘器靈烈焰會每隔一段時間就將自己收集到的訊息,告知於武戰。

夜魔老祖出身於夜魔族,夜魔族上任老祖在上次的人魔戰場上,肆意妄為,一夜屠城千萬裡,所殺之人大多是人族平民百姓。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人族老祖級強者無不是震怒。其中有三位壽元將儘的老祖,更是不惜燃儘壽元對其進行千裡追殺。

最終,上任夜魔老祖依靠夜魔族秘法成功逃回魔域。而回到魔域後,冇過多久,上任夜魔族老祖就是暴斃身亡。而後,魔域便是傳言,上任夜魔族老祖在人魔戰場上違背天道,從此夜魔族後裔皆要承受來自人族冤魂的血脈詛咒。

而就這麼一個族群,如今卻是又出現一位老祖級強者。當下的夜魔老祖會是如何妖孽級的存在,武戰都是不敢斷言的。武書卻說夜魔老祖已經被他困在神識中了,武戰是根本不會相信的。

武書也是能夠看出,戰祖並不相信他的言詞。也是不想解釋什麼,武書平靜道,“戰祖,我現在身受重傷,其他事先不論,望戰祖能先助小輩將身上的傷勢治好。”

遲疑了下,戰祖方纔是道,“小輩,老祖這就來助你。”

在武戰決定先將武書的傷勢治好後,他的手中就是出現一滴血魂液。而血魂液一出現,武書就是感覺到周圍的空氣溫度升高了很多。

“將它服下去吧!”戰祖隨手一推,他手中的血魂液就是飄向武書,在這滴血魂液冇飄出多遠時,周圍的空氣又突然變得冰寒起來。

僅僅是一滴血魂液,短時間內就是給人冰火兩重天的感覺,武書是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接下血魂液後,武書是直接將其吞下,而後盤地而坐。

血魂液一進入身體後,那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就是瞬間充斥在武書的整個身體中,一股難以言喻的刺痛感,也是瞬間占據了武書的整個身體。

忍受著血魂液帶來的痛苦衝擊,武書簡直想在地上打滾。而瞬息間,武書腦海中想了很多,想到現在或許隻能藉助玄氣訣來緩解身體中的痛疼,於是,武書是一遍遍的運轉起玄氣訣。

對於武書來說,玄氣訣雖然隻是幫助他引導體內冰火力量沿著周身運轉,卻至少能夠減少冰火力量在體內橫衝直撞的那種難言之痛。

如此修煉,不知不覺,武書已經能夠任由血魂液剩餘的能量在體內任意遊走。

這時候,武書也是認為,是時候去和神識中的夜魔老祖見上一麵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