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憑空消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二百七十一章 憑空消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上前一步,武書伸手欲要將陶瓷罐拿下。

嗡?

陶瓷罐內發出一道攝人心魂的嗡鳴聲,以至於武書都是出現了瞬間的失神。

再看向麵前的高台,高台上已經是空空如也,陶瓷罐已經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武書是眉頭緊皺道,“果真有貓膩!”

一旁的楚祗波、苗喵、豕大寶皆是陷入迷幻之中,一團青色火焰在武書的手掌中蒸騰著,武書是衝著楚祗波等隨手一揮,楚祗波等便是清醒過來。

清醒後,楚祗波驚道,“大哥,剛剛發生了什麼?”

說實話,剛剛三階殿內發生了什麼?武書都是想知道的。

一個破陶瓷罐會出現在三階殿裡,武書是感到奇怪的。

好奇之下,武書是想要將陶瓷罐取下來看看的。

緊接著便是發生了驚人的一幕,陶瓷罐中發出一道嗡鳴聲,楚祗波等完全陷入迷幻中。

猶豫了下,武書道,“剛剛那個破陶瓷罐,說不好,真是一件好寶貝。”

豕大寶跟聲道,“大哥,難不成……剛剛你也被迷惑住了。”

微微頷首,武書道,“瞬間失神後,陶瓷罐便已經不在眼前的高台上。”

此言一出,豕大寶有種要原地裂開的感覺。

剛剛所見的那個破陶瓷罐,如此詭異的嗎?

而隨著陶瓷罐的憑空消失,三階殿前殿內,也是出現驚人的一幕。

那些被青魂火控製住的各族同輩,其中心智不堅之輩,是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叫聲。

仔細看去,你會發現,出現痛苦叫聲的地方,那些被困之人的血氣、魂魄等皆正被青魂火一點點的從他們肉身中剝離。

砰砰砰……十數具乾屍轟然倒地。

眨眼間,那些乾屍又是化作粉末,憑空消失。

有此一幕,楚祗波瑟瑟發抖道,“這也太恐怖了,這些人死在了三階殿內,連枯骨都不剩的嗎?”

豕大寶倒是非常清醒道,“大哥,之前那名開口說話的黑衣人,似乎與大哥很投緣。”

進入三階殿前殿後,武書便是對大殿中的人,掃視了一眼。

那名黑衣人此刻正站在擺放著一個血色魂幡的高台前,黑衣人雖被周遭青魂火內的魂魄困住了,但其周身被一團血色迷霧保護著。

又是看了周圍高台上的其他寶物一眼,武書認真道,“三階殿內的這些靈器,皆是被青魂火煉化過,即便有緣人能夠得到這些靈器,卻也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否則的話,先前我便已經將前殿高台上的所有寶貝收入囊中了。”

楚祗波驚道,“什麼?”

緊接著,楚祗波是緊張的衝著苗喵道,“喵妹,趕緊將彩鹿飛甲換下。”

即便聽到武書的提醒,苗喵也是害怕的。苗喵依舊是強裝鎮定道,“狗子,大哥竟然能夠發現這個問題,必然是有解決之道的。否則,先前大哥也不會同意我將彩鹿飛甲穿在身上。”

楚祗波緊張道,“大哥,此……此彩鹿飛甲就這麼穿在苗喵身上,真的會冇事嗎?”

想了想,武書應聲道,“要是不想出意外,你和苗喵最好回到火焰塔內,待苗喵將彩鹿飛甲完全煉化掉,纔是最穩妥的。”

事關苗喵的安危問題,楚祗波都是非常重視的。

楚祗波果斷道,“大哥,我這便是和苗喵一道進入火焰塔,幫助苗喵以最快的速度將彩鹿飛甲煉化掉。”

呃……

這就是愛情嗎?

楚祗波的言行舉止,算是看傻了豕大寶。

微微頷首,武書直接是分出兩縷青魂火交給楚祗波和苗喵,吩咐道,“煉化彩鹿飛甲的過程,若是出現了什麼變故,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而有了這兩縷青魂火的保護,即便這彩鹿飛甲內暗藏玄機,你們也能夠安然無恙的。”

在楚祗波看來,進入火焰塔後,依靠火焰塔塔靈的力量,一旁再有他守護,苗喵想要將彩鹿飛甲煉化掉將會非常輕鬆的。楚祗波應聲道,“大哥,狗子一定會照顧好苗喵的。”

“嗯,如此甚好!”

在武書將楚祗波苗喵收入火焰塔後,一旁的豕大寶歎氣道,“狗哥,也算是一條老舔狗了。”

一聽出豕大寶所言中的酸味,武書是哭笑不得的。

武書是認真道,“大寶,常言道寶地現世,必有紛爭。苗喵若是能夠在短時間內,將彩鹿飛甲煉化掉,其戰力也將會得到大幅度提升,對我們來說,會是一件大好事的。”

豕大寶是一條聰明的麒麟魚。可惜的是,此次進入前殿,大殿內所有高台上的寶物,竟冇有一件與豕大寶產生共鳴。

竟然前殿內冇有機緣,豕大寶便是想到了人緣。

進入前殿中的這些人,其中還是有不少,是以武書為敵的。

氣泡中的豕大寶是看向那名黑衣人道,“大哥,此子實力絕不一般,即便其非正道人士,隻要其不是大惡之輩,倒是可以與其結交。”

也是向那黑衣人走去,武書道,“此子先前會這般出言相助,猜的冇錯的話,他還是一位老熟人。”

老熟人?

關於武書在堃國的事情,豕大寶可都是聽說了。

那可真是過五關斬六將,所過之處,無不是要與各路強者拚個你死我活。

這一路下來,沿路所遇,似乎除了敵人還是敵人。

本是興致勃勃衝在武書之前的豕大寶,立馬是回到武書身側,豕大寶緊張道,“此子竟是大哥的故人?能夠做大哥的故人,還活到現在的,怕都是些妖孽級強者。”

自是看出豕大寶為何緊張,已然是出現在黑衣人的近前,武書搖頭笑道,“他的實力自然不弱,但一直以來,他都是沉迷於煉製血幡,並不喜歡爭強好勝。”

血什麼?此子竟然會煉製血幡這等妖邪之物。

豕大寶更加緊張道,“大哥,你是說……他是一名邪惡的煉魂師?”

點了點頭,武書不置可否道,“這位臧黯兄,的確是一名煉魂師。不過……”

這個時候,全身被黑袍裹住的神秘黑衣人,也是清醒過來。

他是直接接過武書所言,道,“武少主高讚了,在下隻是認為,眾生之所以會踏上不同的修煉之路,目的隻有一個,那便是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而在這條變強之路上,能夠減少不必要的殺孽,也是一件值得我等嚮往的事情。”

臧黯是一步上前,直接將高台上的血色魂幡收入囊中。

得此血幡,臧黯又是高興道,“此次能夠得到這麵血幡,也是要感謝武少主的。若非武少主身背大氣運,在場的各族同輩強者,是如何都發現不了這座浮島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