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如何抉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二百七十三章 如何抉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臧黯是個聰明人,其會有此言,也是有其道理的。

大敵當前,浮島上的異常,肯定還有很多。前殿內的各族同輩強者,是不能就這麼對他們放手不管的。

釋放出強大的青魂火氣息,隨著強大的青魂火波動,以武書為中心散發開去。前殿內被困的各族同輩強者,無不是甦醒過來。

大部分人甦醒後,在看清楚眼前大殿內的情況後,都是不知所措的。

剛剛他們還在另一個世界,在那裡,他們想要的一切應有儘有。

修煉資源是無儘的,美人是隨手一招便來。

這時,臧黯是提醒道,“此地危險重重,若非武少主出手,諸位想必還身處迷幻之中。如今能夠保住一條小命,已經是非常值得慶幸。”

先前的一切果真全部是幻境。

隻是那幻境太真實了,身處幻境中,在場的眾人皆是沉淪其中的。

不過,如此可怕的幻境攻擊,武少主竟然能夠將其破除?

武少主實力境界不高,心智卻是如此堅定的嗎?

武書坦誠跟聲道,“諸位莫要誤會,如今大敵來臨,有見諸位這麼憋屈的死在三階殿前殿,倒不如讓諸位去血性一戰。我想諸位怕都還冇忘,爾等中……可還是有我武書不少勁敵的。”

會出手,將眾人從青魂火魂魄的攻擊中解救出來。

武書可不是想成為誰的恩人。

有人感知到黑陽的氣息後驚道,“三階殿外……似乎來了不少強大的火焰魂獸。”

有人跟聲道,“這氣息……這也太恐怖了。”

……

狂開是給西虞帥傳音道,“大哥,這武少主是不是太恐怖了,他竟然能夠不受青魂火內的那些魂魄的影響。”

西虞帥迴應道,“能夠以如此境界,與我們三兄弟大戰一場,其心性定然不是同輩所能夠相比的。”

……

與武書有恩怨的壯山等,即便他們很清楚,剛剛武書的出手是幫到了他們,壯山依舊是道,“武少主果真是好手段,在明知前殿的情況下,任由我等進入前殿,如今火焰魂獸大軍來臨,為了應對火焰魂獸大軍,便又是裝出一副假慈悲的樣子,出手幫助我等,好讓我等念其恩情,出手對抗火焰魂獸大軍。”

屠戮門的壯山,還真是一個心胸狹隘的小人。

他對百合仙子是愛慕已久的,武書卻是對百合仙子無感的。

兩相對比之下,武書拒絕了百合仙子,武書便是成為了壯山的私仇。

這一刻,聽到壯山所言,武書隻是露出了冷笑。武書是衝著一旁的臧黯道,“保證!”

臧黯則是道,“見機行事!”

與臧黯簡單的寒暄一句後,武書又是衝著豕大寶道,“大寶,此地不宜久留。”

武書是想讓豕大寶進入火焰塔內躲躲得,一旦與火焰魂獸大軍發生衝突,鏖戰一場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在如此強大的火焰魂獸大軍麵前,武書能夠做到自保,便已經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了。

豕大寶認真道,“大哥,雖然大寶戰力一般,但大寶想要陪在大哥身邊,為大哥分擔些壓力。”

微微頷首,武書道,“如今三階殿內的至寶,也是各有其主,那我們便到其他地方看看。”

說起浮島上的至寶,豕大寶有些不適道,“大哥,老實說,這座浮島就很詭異,其上的至寶,又皆是被青魂火煉化過,大寶很擔心在得到這些至寶後,擁有至寶的人會不會皆被那些青魂火控製。”

“若如此,與其得到這些至寶,成為青魂火的傀儡,倒不如果斷離開此島,去尋求其他機緣。”

豕大寶是何身份,在場的眾人,無不是非常清楚。

會將氣泡運用到如此爐火純青的地步,豕大寶又是如此體型,必然是麒麟魚一族了。

麒麟魚一族雖虛榮心極強,但在妖族中,卻是善類。

豕大寶所言,則是讓在場眾人,無不是感到後背發涼。

歎息一聲,武書是一邊向三階殿外走去,一邊道,“作為厚土大陸上的生靈,我們想要提升個人戰力,必然是要麵對各種挑戰的。正所謂機遇與挑戰並存,這些至寶就擺在我們的麵前,是選擇拚一把,與青魂火抗爭,還是選擇退一步海闊天空。這些……皆為我等必須做出的抉擇。”

三階殿後殿的情況,武書是非常清楚的。

想要從後殿出去,是必須得到謝香合的準許的。整個後殿,都是籠罩在青魂池強大的陣法內。以如今謝香合的實力,以及謝香合對陰陽合歡鈴的癡迷,武書並不想有求於謝香合。

而當武書走出前殿時,前殿中的大部分人,皆是果斷將麵前高台上的至寶取在手裡。

強者之路,本就是殘酷的。

即便知道三階殿前殿內的至寶,大可能是存在隱患的。但對於大多數修煉者來說,他們冇有選擇的餘地。此次進入火焰戰場初級戰場,為了變強,他們不可以錯過任何機緣。

有些機緣,就此錯過了。

在不久的將來,或許就是悔恨終生。

想要變強,很多修煉者隻能將命拿出來當做賭注。

至於那些猶猶豫豫,心思不定之輩,則是再次愣在原地。或許,能夠成為青魂火的一部分,也算是他們踏上了另一條強者之路吧!

在親眼目睹到,不遠處,那再次陷入青魂火內魂魄攻擊的人,其神魂、血氣不斷被青魂火從肉身中抽離後,壯山也是呆住了。而隨著那具屍體,轟然倒地,又是化作飛灰憑空消失。

壯山是不由的嚥了咽口水。

有此一幕,在場所有清醒的人,無不是感到僥倖的。

所幸,武少主出手幫助了他們,否則的話,在場的眾人中,能夠有幾人逃脫青魂火的魔手。

壯山依舊是藉此機會向武書潑臟水道,“這一切……一定是那該死的武少主使出的陰險手段,他就是想要讓我等看到這詭異的一幕,對他心生恩情。”

可任壯山如何說,即便是將自身氣息偽裝的極好的狂開等,皆是對壯山所言厭惡的。

人族之中會有壯山這等心狠手辣之輩,壯山還能夠在屠戮門這麼風光。

可見,在屠戮門中‘所謂的恩情,隻是弱者用來掩飾自己廢物的一個說詞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