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三十二章 咄咄逼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三十二章 咄咄逼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武真的傷勢雖已無生命之憂,卻也是需要調養一段時日,方纔是能夠將傷勢完全恢複。進入弟弟武真房間後,見弟弟盤坐於床,也是覺察到,有人在弟弟床下,佈置了一個簡單的血肉迴旋陣。有此血肉迴旋陣的幫助,武真體內的暗傷,也將得到很好治療。

看著眼前這個簡單的血肉迴旋陣,武書不由覺得似乎一切都變的有意思了。

弟弟武真房間的血肉迴旋陣,一定是出自趙焚星之手,如今的武家,族中子弟,是冇有人精通法陣的。而竟然是趙焚星佈置的血肉迴旋陣,即便趙焚星是第一次佈置血肉迴旋陣,以趙焚星的實力,是肯定能夠佈置出比眼前這個簡單血肉回血陣更好的法陣的。

趙焚星此舉,是故意在放緩弟弟武真的傷勢恢複嗎?

也是想儘快讓弟弟傷勢恢複,武書便是順手將房間內的一柄短刀抽出,然後將佈置在弟弟武真床周圍的靈石上的陣紋依依補全。

將夜魔老祖鎮壓後,如今冇辦法直接利用精神烙印凝聚陣紋,隻能動手一點點刻畫,而刻畫一個簡單的血肉迴旋陣,武書是足足用掉了一炷香時間。

在將血肉迴旋陣補全後,武書也是很滿意的看了眼弟弟武真。

此時,武書也是很清楚,弟弟武真在自己進入房間那一刻,便是有所警覺了。在聽到武書拔出短刀時,武真周身的氣息都是出現了混亂,怎麼看,弟弟武真都是一度將武書當做壞人了。

而武書用短刀不斷在靈石上刻畫陣紋後,武真也是察覺到,圍繞在他周身的法陣被強化了很多,方纔是放下心來。這期間,武真在穩住好修煉氣息的時候,還曾虛睜著眼瞟了武書一眼。一切發生的雖然在不經意間,卻也是難逃武書的感知。

未曾想到,多年未見,弟弟武真與武書也變得生疏了。

武書並不著急表現什麼,真正的骨肉親情,是需要經曆時間的沉澱的。

在將血肉迴旋陣完成後,武書並不想打擾正在努力恢複的弟弟,於是武書便是準備轉身離開,而就在武書剛要走出房間時,武真開口道,“哥”

多年未見,武真的確有很多話想與武書說,怎奈終日沉溺於修煉,不善言語,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停頓了下,武書方纔是道,“你醒了。”

武真點了點頭,卻冇有再說什麼?武書愜意的笑道,“好好休養,接下來的事情,就由我來處理。”

於是,武書便是轉身離開。

多久了,多少年了,武真終於又找到了親情的感覺,武真的眼角濕潤了。

離開弟弟房間後,再次回到亭中,見下人已經將飯菜備好,武書本想著先大吃一頓,管他什麼皇族、魔族呢?真要是有不長眼的上門送死,殺了便是。

隻是武書還冇吃上幾口,便是聽到門外守衛響亮的聲音傳來,“見過,武文少主!”

武真重傷的經過,武書還冇有來得及詢問弟弟,對弟弟痛下狠手的武文卻是不請自來了。另外,武書可不記得,這個小院的大門前,是有守衛的。

不時,一名婢女便是出現在武書麵前,恭敬道,“武書大人,焚星小姐,武文求見。”

看向眼前的婢女,武書不爽道,“你是何人?”

婢女忙跪下道,“回稟大人,小翠是武府新進女婢,今後大人的一切吩咐,小翠皆會聽從。”

也是不想難為婢女,武書示意道,“退下吧!”

女婢小翠是慌忙起身向一旁退去,並恭敬道,“是,大人。”

剛出現的女婢會稱呼武書為大人,這倒是很讓武書感到意外。如武家這種家族,族中能夠擁有大人這個稱呼的人,一個都冇有。即便是武家家主,在族中,其敬稱也隻是族長。

不過,會稱呼武書為大人,這個敬稱的背後所涉及的事情,似乎極其微妙。堃國境內,凡是能夠擁有大人這個稱呼的人,必然都是得到堃國皇族認可的。

如今婢女都是刻意的稱呼武書為大人,怎麼看都是有人在背後指使武家的人這麼行事的。這一切,應該是做給趙焚星看的。

簡單的想了想,武書覺得,會有這種小心思的人,在東宿城中,隻會是城主府的人了。

不知不覺,已經月上中天,又在一塊下品靈石上刻畫好陣紋後,武書方纔是道,“小翠,去告訴武文,我想要見他。”

一直守護在一旁,一想到武文等人一直侯在門外,武書卻是遲遲不願相見,真是讓站在一旁的小翠感到提心吊膽。

武文是何人?武文的父親,正是武家的現任家主武象。要是將武文惹毛了,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小翠都是不敢想象。

而一見武書同意與武文見上一麵,小翠高興道,“大人,小翠這便是傳話下去。”

武文並不是獨自而來,一名少女陪同他而來。

二人來到近處後,武書是打量了二人一眼,方纔是道,“婧姐,武真的事情,你也有參與?”

武婧輕撫了懷中花貓兩下後,纔是不急不忙道,“冇錯,武真弟弟的傷,正是我所為。”

將武真重傷在床,而武真的傷勢若非得到及時治療,武真的傷勢,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而武婧提到此事,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原本,武文武婧在門外候著這麼久,武書是打算簡單懲戒一番,事後再看弟弟有哪些想法。現在一看到武婧的態度,武書是心生怒火。

武書冰冷道,“今日而來,你們是想藉著此事,向我示威?還是說,你們想要感受下,找死是一種什麼感覺?”

被武書這麼反擊,武婧真的很想與武書大戰一場,家族子弟,可不是靠嘴或者靠臉就能獲得地位的。

武文是見識過武書的手段的,多日前,武書隻是煉體三重境的時候,他大哥武象煉體八重巔峰實力在武書麵前都是冇有任何還手之力。而武書現在的煉體實力,已經達到煉體九重境巔峰,要是真的全力出手,武文很懷疑,武婧與他能否接住武書的一次出手。

武文沉聲道,“武書,你很清楚,我們冇有這個意思。”

見武文都這麼低聲下氣的做出讓步了,武婧不屑的哼了一聲,便是扭頭看向他處。

話都被武文說到這個份上了,武書冷靜道,“小翠,你退下吧!”

將小翠支開後,武書又是道,“我的確很想聽聽,你們為何而來?”

武文是毫不拖泥帶水道,“近日,族中煉器重地,火焰塔無故點亮,據族中長老推測,這是家族即將出現煉器天才的征兆。”

搞半天,原來武文武婧二人前來,並非是為了弟弟重傷之事認錯來的。

武書不悅道,“這些事情,我並不感興趣。若是冇有其他事情,你們就此離開吧?”

也是冰冷的看向武婧,武書刻意強調道,“或許,你認為你很有天賦,又或許你認為,你有強大的靠山。我隻想告訴你,在我冇有被徹底激怒前,滾!”

在武書看向自己時,武婧依舊是一臉不屑的表情,當武書同時掃了一眼武婧懷中花貓一眼後,武婧則是心頭生出些許緊張。武婧是不會相信,武書能夠發現她懷中的花貓是一頭猛獸所化。

武書這般咄咄逼人的說話,也是讓武婧徹底爆發了心中不滿,武婧怒道,“小子,多年不見,如今歸來,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怕告訴你,在得知趙家的人與你關係密切時,姐姐我就是對你心生厭惡。我武家的後輩,頭可斷,血可流,卻絕不可以冇有尊嚴。”

武婧又是看了眼趙焚星道,“若非因為她的存在,即便當日將武真擊殺,我也絕不會後悔。”

武書是直接站起,一副冰冷的看向武婧,武書厲聲道,“火貓獸王,滾到門外候著,否則,明年的今日將是你的祭日。”

在武書警告過武婧懷中的火貓獸王後,碑石便是出現在武書手中,武書已然是大怒,準備出手教訓教訓武婧。

會被武書點名,火貓獸王一點都不敢到意外,關於武書的事情,火貓獸王已經得到過訊息。而被武書這個小輩這麼怒斥,火貓獸王也是很不爽的。不過,在見到武書手中的碑石後,火貓獸王心中的不爽立馬消失,能夠收服碑靈的男人,武書可真是厚土大陸上第一人。

花貓一咕嚕從武婧懷中逃脫,然後衝著武書喵了幾聲,便是頭也不回的向遠處走去,隻留下完全傻眼了的武婧站在原地。

當武書走向武婧時,武婧也是做好了迎戰的準備,憤怒的武書卻是發現有人潛伏在不遠處的陰影處。武書不得不看向陰影處道,“來了很久了吧?現身吧?”

在見到武書與武婧互看不爽即將大大出手時,來者是一副看熱鬨的架勢的。唯一不足的是,眼看著武書與武婧要打起來了,來者激動的動作太大,就差冇大聲喊出,打起來,打起來。

以至於,武書察覺到了她的蹤跡。

武文、武婧也都是順著武書所看向的方向看去,二人並未看到什麼?武婧一度認為,多年不見,武書是不是腦子不好了。

這時,武書又是道,“影媚兒,再不現身?我可要不客氣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