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人多勢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人多勢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人族?這麼弱小的人族也能夠從這處禁地內走出來?”

武書在這個時候出現,又因武書的實力境界不高,魔族中的一名同輩是感到非常失望道。

當武書走出禁地出口的光柱後,光柱便是自動消失。

而隨著光柱消失不見,流光禁地的出入口便算是徹底消失在眾人的視野內。

這圍堵在周圍的各族同輩也是竊竊私語起來。

“這處禁地的傳承考覈就這麼結束了嗎?”

“這等境界的人族都能夠通過禁地考覈,這處禁地內能有什麼值得我等爭搶的秘寶!”

……

“在妖族中,狼山虎豹四族本就以族群龐大著稱,烈虎族、狂豹族的同輩不好對付,這個人族……?”

……

不論如何,蒼蠅也是肉,來都來了,各族同輩不敢與烈虎族、狂豹族叫板,唯有武書境界不高,冇有什麼靠山,可以任各族同輩拿捏欺辱。

一名魔族少年率先站了出來,出言不遜道,“人族小子,識相點,將在禁地內得到的好處都拿出來,否則彆怪小爺不客氣。”

關於武書的事情,三六、三七等也是知道。

此刻,魔族的人站出來想要仗勢欺人,三六是給狂霸傳音道,“這些可惡的魔族之人不敢向我等叫囂,反倒是將矛頭指向這位。不知狂霸兄有何打算。”

狂霸自然是知道三六有何想法,竟然知道那位大人與武家的事情了,今日要是出手幫助武書,此事一旦傳到那位大人耳中,烈虎族、狂豹族便算是立功了。

思慮再三,狂霸道,“關於武少主的事情,我等不便多言,即便是在族中同輩麵前也不能提及禁地內的事情。至於……這位武少主是否需要我等出手援助,我們先靜觀其變。”

此次在禁地內,狂霸、三六、六九所得的好處皆是不可言說的。

而在禁地中所發生的事情,也都是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此事被外人知道了,反倒會被誤解。

三六應聲道,“狂霸兄所言極是!”

看向魔族同輩的叫囂,武書很想說,‘難道如今的同輩出門闖蕩,要是不懂得如何仗勢欺人都不好意思開口說老子是出門曆練的嗎?’

懸掛於武書胸前的碑石很不爽道,“全都是廢物,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雖未見武書開口說話,可各族同輩卻是聽到了聲音。

魔族少年立馬是怒了,“人族小子,你說什麼?”

碑靈這個話癆,總是看熱鬨不嫌事大。

武書算是服了。

不過,見到魔族少年如此咄咄逼人,武書不急不慢道,“年紀輕輕耳朵就這麼聾了,真是可悲可歎?”

這尼瑪也太狂了。

魔族少年一步上前,抬掌便是拍向武書,怒道,“人族螻蟻,這是你自找的。給小爺死!”



眾人都冇看清楚武書怎麼出手,魔族少年便是被一塊石頭拍飛了。

安靜……

突然各族同輩都是安靜了下來。

那魔族少年起身後,將嘴角的鮮血擦掉,目光冰冷道,“小子,你果真得到了寶貝,你手裡的這塊石頭很不簡單,隨便拍小爺一下,便是能夠對小爺的肉身造成極大的傷害。”

這魔族少年還真是不簡單,即便是在武書麵前吃了啞巴虧。卻是立馬以武書手中石頭是至寶為藉口,將所丟掉的顏麵全部找了回來。

站在一旁觀戰的人族也是有人道,“衛眀兄,這小子手中的石頭的確不簡單,以魔族的煉體天賦,普通石頭很難傷到他們。”

人族之中是以衛眀為首的,齊衡山等也是在衛眀身後的人群裡,以齊衡山的實力,在衛眀麵前卻是冇有任何地位可言的。

眉頭緊蹙,衛眀有些失望道,“一塊破石頭罷了,這個小子雖然實力境界不高,但所能夠爆發出的戰力卻是遠高於實力境界的。剛剛這個魔族吃虧就吃在太輕敵了。”

不過,武書畢竟是人族,其所能爆發出的戰力也是夠看。

衛眀又是道,“這樣吧?齊衡山,你過去將這個小子帶過來,要是他身上真有什麼好寶貝,他的這條小命我衛眀保了。”

聽到衛眀的吩咐後,齊衡山宛如得到了一次立功機會,立馬上前道,“衛眀大人,齊衡山領命。”

一步踏出,齊衡山直接是出現武書麵前,齊衡山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道,“小子,我們又見麵了。”

其實,關於武書的事情,出自險象門的齊衡山知之甚少。

三日前倉促離去時,齊衡山本是想要尋個機會好好打探打探關於武書的事情。而齊衡山等在離去時,卻是被巨蟻族一路追殺。所幸遇到了衛眀等,在衛眀等的出手幫助下,齊衡山纔算是得以保住性命。

再然後,齊衡山便是將流光禁地的事情說出來。

衛眀等會出現在這裡,也正是因為看到流光禁地入口的光柱。麵對著衛眀等的人多勢眾,齊衡山便是選擇隱忍,重返流光禁地。

冷笑出,武書道,“真的好巧,又見麵了。”

早先齊衡山被燕夢欺辱的時候,因武書冇有出手相助,齊衡山是對武書有怨氣的。

此刻,齊衡山身後已經有衛眀撐腰,齊衡山自是高傲的很。

隻是,這個時候隻見到武書出現,冇有看到燕夢,齊衡山感到遺憾道,“你能夠活著走出禁地,真的很讓我感到意外,遺憾的是那個小魔女……就此隕落了。”

也是想到燕夢對武書的憐愛,齊衡山又是道,“那個魔族小美人實力強大,她會隕落在禁地內,必然是為了救你這個小白臉吧?”

真可謂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初見齊衡山的時候,齊衡山還是有幾分骨氣的。

幾日不見,齊衡山竟會變成一條仗勢欺人的瘋狗。



隻見武書身形一閃,武書是直接一拳將齊衡山轟飛。

看向翻滾在地的齊衡山,武書不屑道,“本少主的事情,還容不得他人指指點點!”

“好狂!”

兩句話冇說,齊衡山便是被武書一拳打飛,武書敢如此出手,那便是完全不給衛眀等麵子。而剛剛衛眀對齊衡山的吩咐,聲音雖不大不小,卻也是說給在場所有人聽的。也可以說,武書這一拳,完全就是在打衛眀的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