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祭刀血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三百四十三章 祭刀血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仇瀧出手果斷,鷹殺可謂是死不瞑目。

在將鷹殺擊殺後,仇瀧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管夏近前。同樣用一副審視的目光看向武書,仇瀧傲慢道,“交出傳承,我會考慮給你個痛快。”

從火焰塔中取出一枚低級靈果,武書是一邊啃著靈果一邊裝作什麼都冇有聽見的看向仇瀧。

刀子都架在脖子上了,武書還能夠表現的如此散漫。

這不就是完全冇將仇瀧放在眼裡嗎?

仇瀧又是不爽道,“怎麼?武少主這是不服氣,非要吃了皮肉之苦後,才知道什麼叫害怕。”

將嘴中果肉嚼碎全部嚥下肚後,武書是一臉不屑的將果核朝著仇瀧二人所在方向吞出。

有此一幕,管夏都是眉頭緊皺的。

武書不急不慢道,“我說二位,站在那麼高的地方,說話不會腰疼嗎?”

此時此刻,仇瀧、管夏皆是立身於虛空之中,他們皆是用一副俯視的目光看著武書。

管夏冰冷道,“真是給臉不要臉?”

顯然,因武書的實力境界過低,會選擇給武書一個體麵死法,已經算是管夏、仇瀧給武書最大的麵子。

一見管夏不悅,仇瀧反倒是一副能理解的樣子道,“管夏兄,何必為了一個廢物動了真火。這般年級煉體實力方纔達到獅虎境中期巔峰、土力境界超凡境初期巔峰,放眼整個厚土大陸,這武少主與廢物有何區彆。”

“至於其名能夠出現在火焰榜黃榜上,怕也是因為冇有遇到真正的天驕同輩的挑戰,或者說那些敗在這位武少主手中的同輩皆過於輕敵,以至於其能夠連戰連捷。”

又是將一枚果子丟在嘴裡,在將果肉嚼碎後,武書依舊是一副懶散的樣子將果核吐在一旁的地上。武書冷笑道,“我說二位,說完了冇有,要是二位不敢動手,那武書便就此告退。”

武書的話說雖不多,其對管夏、仇瀧的所言,卻是異常狂妄的。剛剛仇瀧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轉眼便是怒道,“放肆!”

一步邁出,仇瀧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堃國廢物,你做好隕落於此的準備了嗎?”

武書則是不屑道,“想要動用血脈之力嗎?我也有的。”

體內玄訣運轉,在少量玄力的牽引下,武書體內的詛咒之力迅速運轉起。

這一刻,武書是直接進入魔形態。

他滿頭華髮,他雙眼血紅、雙眉火紅。

而武書的魔形態一出,仇瀧所釋放出的那股強悍壓迫感便是被武書一一化解。

這本想藉助境界之差,用強悍的氣勢將武書直接鎮壓,仇瀧卻是未料到武書還有如此手段。

見狀,仇瀧立馬譏諷道,“魔形態,身為人族,武少主能夠施展出魔形態?武少主的身世還真是讓人好奇?”

會有此言,仇瀧就是在故意噁心武書。

至於武書為什麼能夠擁有魔形態,這些根本不是仇瀧所要關心的問題。

武書不悅道,“想要殺人奪寶,那便出手吧?今日本少主也很想見識見識,爾等都有何種本事。”

“不知死活的東西?”

仇瀧抬起手掌便是向武書斬出,“狂刀十二斬!”

瞬息間,十二柄由天地靈氣所化的大刀便是以極快的速度砍向武書。

大錘直接出現在武書手中,武書一步迎上道,“大錘訣第一式,大力出奇蹟。”



武書這一錘轟出是直接將三柄迎麵砍來的大刀擊碎,而餘下那九柄大刀是接連砍在武書手中大錘上。

鐺鐺鐺……

九柄大刀皆是砍中大錘錘頭後就此消失,卻依舊是讓雙手緊握大錘的武書不斷後退。

仇瀧不屑道,“隨手斬出的基礎刀法,接起來都這麼費勁,說你廢物,還不願承認。”

仇瀧的出手看上去的確很隨意,其中所蘊含的爆發力,卻是遠非雙眼所見這般的。

回想剛剛仇瀧的出手,即便武書擁有強悍的精神力,卻也是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武書認真道,“你的確很強!”

很強?

相比廢物來說,肯定很強。

仇瀧不屑道,“知道怕了嗎?這就是實力上的差距以及出身的差距,正所謂秘法有靈,能夠修煉一門足以達到秘法境後期大圓滿的秘法,且還能夠修煉至秘法境大圓滿圓融境界的人,豈是爾等廢物能夠正麵一戰的。”

想到魏千化的死,仇瀧又是道,“我那廢物師弟,雖說其天賦異稟,土力境界卻僅是秘法境後期巔峰。當然,可能你這個廢物還不知道,即便同為秘法境大圓滿境界的強者,在此境界的每一個小境界間的差距便宛如隔著一道鴻溝。”

“秘法境大圓滿入門,秘法境大圓滿小成,秘法境大圓滿大成,秘法境大圓滿圓融,秘法境大圓滿巔峰。每跨過一個鴻溝,我等體內的靈穴便會有相應的變化的,得到相應的好處。”

鴻溝?靈穴?好處?

不就是開辟出穴竅嗎?

單論體內的玄力、詛咒之力等的容納量,武書不認為他會比哪位同輩強者弱。

“另外,同樣是修煉一種戰技,對戰技的領悟程度不同,差距也是極大的。”

“如何?還有再戰下去的必要嗎?”

這時,又見武書取出一枚低級靈果,仇瀧立馬是冷笑道,“真是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給臉不要臉。”

武書則是譏諷道,“肮臟的靈族血脈,有本事儘管放馬過來。”

對於擁有靈族血脈的仇瀧來說,被人提及其所擁有的血脈之力,又是被人辱罵其體內的血脈之力,方纔是其的大忌。

自古以來,靈族便是厚土大陸上所有生靈的仇敵,對於擁有靈族血脈的人來說,他們從懂事起便是活在雙方敵對的陰影裡。厚土大陸上的生靈將擁有靈族血脈的人視為仇敵,靈族的人又將厚土大陸上擁有靈族血脈的生靈視為肮臟的血脈。

這些肮臟血脈,無非是來自靈族的玩物。

這等血脈又怎會被靈族所認可呢?

仇瀧立馬是魔怔道,“該死的雜碎,你說什麼?”

“祭刀血脈,開”

隨著一柄散發著狂暴氣息的大刀出現在仇瀧身後,武書感覺周圍的天地都是變得躁動了。

天地之間的所有風屬性力量皆是不斷的向仇瀧身後那柄祭刀彙聚,直至那柄周圍出現一層又一層風波,那種躁動感覺纔是安靜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