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聖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三百五十六章 聖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火焰塔中還有五百多萬上品靈石,為了布出殺陣四神獸陣,武書是不得不將這些上品靈石全部用掉。

至於武書將要布什麼殺陣,碑靈、塔靈肯定是不清楚的。而身處在武書神識內的武左武右卻是驚訝不已的。

武左喃喃自語道,“少主這是要布四神獸陣,並且還要以其身為陣眼。”

武右也是不敢相通道,“以前從未見過這小子動用四神獸陣,能行嗎?”

聽到武右所言,武左蔑視般的白了一眼武右。

武右立馬改口道,“不過,能夠領悟出那麼強大的法陣,區區四神獸陣又怎能難倒他。”

所有靈石落位後,武書手一招,碑石和火焰塔便是出現在他麵前。

武書吩咐道,“小靈,小塔,接下來你們靜候佳音便可,若有需要我會讓老螃蟹、老扇貝、狗子、苗喵、大寶參戰。”

隔絕法陣內有多少靈族大軍尚不清楚,武書卻是想要獨自進入法陣,碑石急道,“少主,小靈可以化成一個石墜掛在少主的脖子上。”

小塔也是急忙跟聲道,“少主,小塔也可以化作一個塔墜掛在少主腰間。”

對於碑石和火焰塔的請求,武書搖頭道,“此次我所動用的殺陣名為四神獸陣,且又是以我的本體作為大陣核心,這個大陣將有何種殺傷力,以我目前的肉身實力能否駕馭這個法陣尚不可說。若是將你們留在身邊,萬一四神獸大陣出現不可控情況,怕是會誤傷到你們。”

這時,碑靈是一副狗腿子模樣道,“少主所言極是,小靈知曉了。”

唰一下,碑石、火焰塔便是分彆回到武書的神識、右手合穀穴內。

隔絕法陣內血氣濃鬱,位於隔絕法陣中央的獻祭法陣已是啟動,傳送大門也是成型。不過,尚未有靈族強者傳送過來。這時,武書並冇有選擇將傳送大門破壞掉,武書安靜的站在一旁的角落裡,他很期待能夠在此與靈族同輩強者相遇。

隨著傳送門上傳出刺眼的光芒,武書心道,“終於來了!”

嘩啦一下,三名靈族之人便是出現在獻祭法陣上。

掃視了一眼周圍,為首少年仰天大笑道,“哈哈哈……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尤蕩終於進入東地宮了。”

遊蕩身後的兩名跟隨者皆是一臉警覺的樣子看向周圍,當他們看到武書時,其中一人厲聲道,“這裡怎麼會有一隻厚土大陸上的螻蟻?”

另一人身形一閃便是想要向武書出手,尤蕩冷笑道,“慢著,先讓本少看清楚我靈族養的這條狗長什麼樣,再殺也不遲。”

立身於原地,武書一動不動的看著。

尤蕩是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武書近前,在看清楚武書的實力境界後,尤蕩難免有些失望道,“切,還真是一條不入流的廢狗,如此年紀僅有這點實力。”

見狀,先前想要擊殺武書的那人跟聲道,“尤少,這種廢物的鮮血還是可以當做祭品用的。怎麼說,他也算是人族。”

對武書失去興趣後,尤蕩便是向隔絕法陣其他地方走去道,“尤頭,尤說,看守獻祭法陣的事情就交給爾等了,至於其他事情爾等看著辦即可。”

尤蕩這是默許尤頭的請求了。

而一想到可以將一個活人折磨致死,尤頭是一臉興奮之意。

尤說則是一臉嫌棄道,“尤頭,此次我等跟隨尤少同來,除了要保護尤少的安全,更要將所帶來的聖血用好。若是不能將這處獻祭法陣守護好,塗錄等必然會趁機為難尤少。”

尤頭一臉不耐煩道,“好了好了,哪來這麼多廢話,不就是殺一個人族螻蟻嗎?以我的實力,想要擊殺他,不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至於,用聖血將獻祭法陣徹底啟動這件事。這種小事情,你一個人不就可以解決了。”

聽到尤頭所言,尤說心道,“該死的尤頭,你果真是想要偷懶。想要我尤說一個人聞那些聖血的惡臭味,冇門。維持獻祭法陣一事,今日你想跑都跑不掉。”

尤說立馬不爽道,“尤頭,此番從那頭騷狐狸體內放出這麼多聖血,想要將這些聖血中血氣之力完全發揮出來,我一個人肯定是難以做到的。這樣吧?你先將這個人族螻蟻擊殺了,我在一旁等你。”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一旦動了小心思,他們之間除了利益,似乎便冇有什麼可談的。

從看到武書時,尤頭本是想著以擊殺武書為藉口,將維持獻祭法陣這件苦差事留給尤說去做。而尤說卻是第一時間便是意識到,尤頭會有此舉的深意。

偷懶之舉被看穿後,尤頭很不爽的衝著武書怒道,“該死的人族螻蟻,今日能夠死在你尤頭爺爺的手中算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報。”

說話間,尤頭取出一個刀夾,刀架上插著密密麻麻的刀片。

看著刀夾上的刀片,武書是感到毛骨悚然的。

這個名為尤頭的靈族怎麼會隨身帶著這等刑具?

“該殺!”

身形一閃,尤頭都冇有看清楚武書是如何出手的。下一刻,站在原地動彈不得的尤頭便是腦袋搬家,空留下一副無頭屍體。

突如其來的一幕也是將尤說震驚到了,尤說立馬是後退而去道,“何方妖孽,竟敢對我靈族之人痛下殺手。”

體內天雷訣加快運轉,直接是出現在尤說身側,武書冷笑道,“人族螻蟻罷了?”

“尤少,救我?”

當身體無法動彈後,再與武書對視上,尤說心頭宛如出現了晴天霹靂,尤說急道。



尤說的聲音還在隔絕法陣內迴盪,其頭顱卻也是憑空消失。

僅僅兩錘,尤頭尤說便皆成為一具無頭屍體。

剛進入獻祭法陣,尤蕩的心情本是大好的,在看到兩名奴仆就這般莫名死去後,尤蕩火冒三丈道,“狗雜碎,是何人給你的狗膽,竟敢向靈族主人發起反抗。”

都到這個時候了,名為尤蕩的靈族少年還將武書當做一名靈族奴仆來看。

武書冷笑道,“知道三眼鴉是怎麼死的嗎?知道我為何會在這裡等爾等出現嗎?”

三眼鴉的死,尤蕩原以為是因為三眼鴉太過單純,為了什麼靈族大業,竟是將體內全部生命之力獻祭出。而聽到武書所言後,尤蕩是眉頭緊皺的。

一個人族螻蟻罷了?實力境界完全上不了檯麵。

三眼鴉、尤頭、尤說怎麼會死在他的手中?

難道眼前這名人族少年擁有某種隱藏實力境界的神秘手段?

如此的話,那便不能輕視眼前這個人族少年了。

尤蕩認真道,“人族螻蟻,不論你是用何種手段將尤頭尤說殺死的,膽敢與我靈族作對,今日我尤蕩一定會讓你死不瞑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