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其他人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其他人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偽聖?

還有這個境界嗎?這一定是一個傳說中的境界。

能夠將這個境界的妖族強者擒住,靈族強者的實力還真是深不可測。

武書問道,“聽你這麼一說,本少主就很好奇,即是偽聖強者的血,為何這聖血給人一種惡臭味。”

這麼一問,尤蕩是一怔。

自古以來,為什麼靈族內正派強者的聖血皆帶有異香,被靈族強者認定為叛徒之人的聖血皆帶有惡臭味,這些事情他也未曾想明白。

偽聖強者的精血皆帶有一縷聖氣,難道有反骨的人皆會因反骨的出現體內的精血被汙化嗎?

這也說不通啊?

猶豫再三,尤蕩如實道,“我靈族強者分為正道強者與邪派惡人,自古以來,不服從我靈族正派強者所示之人體內皆會出現反骨,有反骨的邪惡之人體內的精血皆有惡臭味。”

這算是哪門子解釋?

武書也是因為尤蕩的所言出現一腦子問號!

簡而言之,即便是靈族強者,一旦對族內擁有強權的強者所示有異議,那便是有反骨之人,他們體內的鮮血便會帶有惡臭味?

無奈的搖了搖頭,武書譏笑道,“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一個外人都認為是鬼話,爾等竟然會相信它。”

見尤蕩想要辯解,武書也懶得聽了,武書又是道,“好了,老實待在一旁看著,是時候將這些聖血獻祭出去了。”

不時,武書便是將儲物袋內海量聖血灑在獻祭法陣周圍。

聖血之中蘊藏著大量生機,在這些生機的滋養下,獻祭法陣內的那道傳送門不僅變得更大了,傳送門內還散發出恐怖的壓迫感。

在感受到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即將通過傳送門時,武書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尤蕩身前。

剛出現,法桐便是很不耐煩道,“搞什麼鬼?藉助聖血之力穩固這處獻祭法陣需要這麼久嗎?”

法桐的弟弟,法育跟聲道,“尤少做事向來不守規矩,此番讓其先一步進入這東地宮,其必然冇安好心。”

說話間,法桐等十餘人已經是看清楚周圍情況。

尤頭尤說已經是兩具無頭屍體,尤蕩是一副病態的樣子盤坐在武書身後。

見狀,茅衡眉頭緊皺道,“尤蕩,先前發生了何事?是何人傷的你。”

此刻,尤蕩是一臉慘白的,在聽到茅衡的問話時,尤蕩是欲言又止的。如今他的丹田已廢,全身經脈也是被武書廢了,今後即便能夠尋到修複丹田的靈藥,可想要將全身經脈恢複,談何容易。

即是廢人,在強者為尊的靈族同輩麵前,他已經冇有發言權。

拓跋麟一步上前,其冰冷道,“修為儘廢?出手之人還真是狠毒。”

當然,作為靈族小輩強者,法桐法育等皆是聰明人,隔絕法陣內剛發生爭鬥,唯有眼前這個人族小子毫髮無傷。

法桐認真道,“小子,說吧?是何人給你的勇氣,膽敢在此與我靈族為敵。”

武書平靜道,“幼稚!”

小小靈族,自視地位不凡罷了。

從遺忘大陸歸來後,在武書的心裡,傲慢的強者皆可用來祭天。

大丈夫立於天地間,若是冇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魄,將如何做到扶搖直上九重天。

“放肆!”

法桐身後的一名追隨者怒道。

冷笑出,武書不屑道,“聽聞,將會有靈族大軍從這處獻祭法陣進入東地宮,怎麼隻有你們這麼點人到來。其他人呢?”

說起其他人,法桐等無不是想到了竹戡。

此次進入東地宮,竹戡纔算是眾人中的主力,可計劃趕不上變化。能夠控製眾多強大妖獸的竹戡意外死去,其師兄塗錄還有其他要事在身,無奈之下,隻能讓法桐法育兩兄弟頂上竹戡的位置。

法桐法育兩兄弟的個人戰力雖不輸竹戡,卻難以駕馭妖獸大軍。兩相對比,冇了竹戡後,此次對東地宮的搶奪,隻能算是小打小鬨。

拓跋麟很不爽道,“該死,又是一隻人族螻蟻。若非那隻人族螻蟻的攪局,我等今日又怎會這般進退兩難。”

那隻螻蟻自然是指武書。

隻是在場的眾人皆不認識武書,會在此與武書相遇,自然是不知道眼前之人正是那隻螻蟻。

而每每聽到人族螻蟻、人族廢物之類的說詞,武書也是很惱火的。靈族之人皆是這等眼高於天,在他們眼裡厚土大陸上的生靈皆為奴仆,武書就很好奇,是何人在背後推動著這種想法。

難道靈族中的強者,在對小輩的日常指教時,皆會不時的說上兩句。‘記住,相比於厚土大陸上的那些生靈,我靈族皆是高貴的主人。在主人麵前,奴仆隻有匍匐在地的命運。’

突然是想到聖血的事情,武書心道,“唉……這些靈族小輩真是一個比一個虔誠。”

當然,這時武書也是想到竹戡的死,武書不急不慢道,“等爾等很久了,你們之中誰最能打,直接站出來吧?本少主需要用你的血祭天。”

拓跋麟冰冷道,“狂妄!”

看向拓跋麟,武書認真道,“哦,這麼說,你是眾人之中實力最強之輩了。”

此時,拓跋麟身後之人請命道,“五公子,這個人族廢物,讓嶧山來解決。”

嶧山是拓跋麟所有手下中最會做事情的,雖說武書的實力境界看上去不高,卻是能夠將尤蕩擊敗,必然是不能輕視的。

拓跋麟向另一旁的手下吩咐道,“靈裘,你去將這個人族小子殺了。”

剛進入東地宮便是能夠當著幾位大人的麵大顯身手,聽到命令後,靈裘是難言喜色道,“靈裘必將不辱使命。”

身形一閃,手握靈劍的靈裘便是一劍刺向武書道,“不知死活的廢物,納命來。”

眼看著,靈裘即將一劍刺中武書,武書卻是冷笑出,“定!”

“死!”

在四神獸陣的加持下,武書將無法動彈的靈裘一錘轟飛。



靈裘倒飛而去的屍體直接被拓跋麟一掌接住。

拓跋麟陰冷道,“好狠毒!”

而在見識到武書的這一錘後,法桐法育等人無不是認為,拓跋麟剛剛的決定是有遠見的。眼前這個人族的確不可小覷,在其剛剛出手的刹那,其實力境界儘顯,卻是有一道恐怖的陣法力量加持在其身上。

茅衡冷笑道,“法陣之力。”

法育跟聲道,“若非是藉助法陣力量,以這個廢物的實力境界又怎能爆發出這麼恐怖的殺傷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