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二百六十章 祭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二百六十章 祭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即已決定圍殺武書,嶧山立馬請命道,“五公子,嶧山願意帶領眾兄弟擊殺此子。”

觀嶧山的氣息,其雙瞳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一個聰明人。而明知對手是堃國武書,嶧山斷然不會獨自與之一戰的。倘若拉著法桐、茅衡的手下一起出手,堃國武書又有何懼。

人多能夠壯膽。

微微頷首,拓跋麟吩咐道,“嶧山,那此子便交給爾等了。”

說話間,除法桐、法育、茅衡、拓跋麟外,嶧山等十人皆是奉命出手。

嶧山率先出手道,“狂牛斬!”

在一刀斬出後,嶧山又是道,“鮑語,爾等負責破除法陣,我與田光等會全力牽製住這個人族小子。”

鮑語等三人同為茅衡的手下,陣法、符咒一道此三人皆是懂不少的。而一出手,嶧山便想要將己方優勢展現起來,不得不說,嶧山是個有腦子的人。

“有點意思!”

藉助四神獸陣的力量,武書隨手一揮便是將嶧山的狂牛斬擊散。

嶧山的煉體實力是超凡境中期巔峰、土力境界則是秘法境後期大圓滿,作為一名奴仆,能夠在如此年紀擁有這般戰力,即便放眼整個厚土大陸,其也算是一名修煉天賦非常不錯的小輩。

鮑語則是冰冷道,“祭符,將此地的天雷之力引動,擾亂此子動用法陣之力。”

鮑語等三人所掌控的三張黑色靈符一出,獻祭法陣之上的傳送門都是出現了扭曲。這三張黑色靈符內所蘊藏的雷電之力有多渾厚,不言而喻。

“去!”

嗖嗖嗖

三張黑色靈符一脫離鮑語等控製後,便是以極快的速度向虛空飛去。這個過程中,武書也是想利用四神獸陣將一張黑色靈符拘禁住,好留作日後修煉所用。

符咒一道,武書倒也是很感興趣的。

而讓武書所想不到的是,在藉助法陣之力的情況下,武書雖能夠捕捉到黑色靈符的蹤跡,卻是難以利用法陣之力將其拘禁住。

哢嚓!

三道黑色靈符若隱若現的瞬間,三道恐怖的閃電之力便是劃破天際,緊隨而至的便是震耳欲聾的響雷。

有此一幕,鮑語高傲道,“祭符已成,此子已經不足為懼。”

嶧山高興道,“一起動手,宰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小子。”

“黑蟒血脈,開。”

“千蛟領域,現!”

嶧山擁有火屬性、黑暗屬性力量,在其黑蟒血脈的加持下,千蛟領域內的那些小火蛇吐著黑色舌信。

一見嶧山將血脈之力、領域之力施展出來,鮑語不甘示弱道,“黃桃樹血脈,開。”

“黃桃靈葉領域,開。”

鮑語本就是修煉法陣、符咒一道,在黃桃樹血脈及黃桃靈葉領域的加持下,鮑語在符咒一道的戰力能夠成倍暴增。

哢嚓!

隨著一道閃電劃破天際而來,隔絕法陣上直接出現一個大洞,獻祭法陣上的傳送門瞬間黯淡無光。

祭符之威如此給力,是看的法育高興不已道,“茅衡兄,鮑語等的控符手段當真是不凡。”

茅衡倒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道,“符咒一道並非大道,祭符之威能夠有如此成效,還是因為鮑語等天賦異稟,平日裡苦心修煉。”

不是大道,幾張破符便是能夠引動出這麼恐怖的天雷之力?

聽了這些話,法育卻是覺著,茅衡有點上頭。

已經將符咒一道吹上天了。

相比茅衡與弟弟法育的樂觀,法桐卻是眉頭緊皺道,“記得冇錯的話,這位武少主所擅長的屬性力量便是雷電屬性,祭符雖能擾亂這位武少主藉助法陣力量,卻又能夠讓其操控更多雷電之力。”

還真是?

通過祭符手段引動天雷,從而攪亂周圍的法陣,可眾人卻是忽略了一個問題,堃國武少主是擅長操控雷電之力的。

如此雄厚的雷電之力凝聚在頭頂,是福是禍,真的很難說。

意識到不對後,茅衡急道,“鮑語,速戰速決。否則……後患無窮。”

後半句話還冇吐出來,茅衡便是看到武書的冷笑。一股讓人膽寒的不好感覺,便是在茅衡心頭生出。

“如此濃鬱的雷電氣息,真是讓人想唸啊?”

在動用天雷萬牢引之前,武書又是道,“雷電之力作為五行屬性之外最具破壞力的力量中的一種,爾等會想著藉助雷電之力與我一戰,的確是上上策。”

“可爾等似乎忘記了一件事情,擊殺竹戡時,本少主所施展出的雷電之力足以撼天動地的啊?”

“天雷萬牢引!”

隨著武書動用神識內少量淡金色精神力及大量凡級精神力,體內天雷訣又是以極快的速度運轉,一條五爪雷電小龍便是纏繞在武書身體上。

“血脈護體!”

以武書煉體實力獅虎境中期巔峰、玄力境界秘法境初期巔峰的修為,竟是能夠做到體內血脈主動護體的程度,著實是驚到了拓跋麟等人。

哢嚓哢嚓……

又隨著一道道恐怖的雷電之力從天而降,隔絕法陣直接被這些閃電轟個粉碎,一個耀眼的雷海便是瞬間成型。

這一刻,立身於雷海中央位置的武書宛如神靈一般的存在。

“先祖血脈武技,雷暴。”

在強大的雷海相助下,武書所施展的先祖血脈武技也是強悍了很多,武技所過之處,如嶧山這等實力境界的人,皆會被雷電之力瞬間抹殺。

而在動用了天雷萬牢引、先祖血脈武技後,武書本是認為,此戰要就此結束了。

這時,雷海中卻是傳來四道不和諧的聲音,“燃吾精血,祭我神魂,血脈護體!”

“血脈之力還能夠這麼用?這幾個靈族小輩還真不簡單。”

雷海中眾人的情況,武書是一清二楚的。

在武書發動先祖血脈武技攻擊時,嶧山、鮑語等十人的生死皆是在武書的一念之間。可法桐、法育、茅衡、拓跋麟四人皆擁有強悍的血脈之力,在自身血脈之力的保護下,武書是很難將他們同時擊殺的。

很快,雷海散儘,尤蕩依舊安靜的坐在那裡閉目養神。

嶧山、鮑語等十人則是全身散發著焦味,雖皆留有一口氣,他們的丹田及全身經脈卻皆是被廢了。

再看向法桐、法育兩兄弟,在榷耳樹血脈的守護下,他們皆是將武書所施展出的兩大殺招硬接下。相對大哥法桐,法育是受傷不輕的。

一條水麒麟則是圍繞在拓跋麟身邊,從其屁股冒煙的狀態來判斷,硬扛下武書的兩次出手,水麒麟的狀態已經極其糟糕。

又因茅衡擅長法陣、符咒力量,在三張黑色符咒的幫助下,茅衡的秋葉紅血脈之力反倒是冇有出多少力,茅衡便安然無恙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