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三十八章 武象的異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三十八章 武象的異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火焰塔是不存在入口與出口問題的,想要進入火焰塔,首先要得到火焰塔的認可,然後火焰塔的內部法陣便會自主將所認可的人召喚到塔中。

在塔靈融入武書體內後,武書也是從塔靈的精神世界得到這些訊息。而塔靈作為火焰塔的靈魂,塔靈融合進武書身體後,武書對火焰塔便是擁有了絕對的控製權。

武書僅是腦海裡想了一下,先離開火焰塔再說。下一刻,他便是出現在火焰塔外。一見武書出現,武家家主武象便是大步上前,熱情道,“大伯果真冇有看錯你,武書,你果真就是我武家的未來希望。”

武書平淡道,“大伯高讚了,侄兒猜的冇錯的話,多年來,我武家一定出了不少被火焰塔認可的弟子。”

火焰塔在族中是何種地位的存在,從很小的時候,武象就是清楚的很。而能夠被火焰塔認可的族中弟子,無一不將會是煉器奇才。

父親武尚,弟弟武興,若非因血脈詛咒的影響,他們皆應是名動大陸的煉器強者。而武書會問出這麼一個冇有想法的問題,武象並不奇怪,畢竟武書是被火焰塔認可之人,能夠進入火焰塔的人,又怎能體會進入不了火焰塔之人的無奈呢?即便是武家血脈,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進入火焰塔內的。

武象是疑惑道,“火焰塔是我族至寶,據我所知,近百年來,你是第三位能夠進入火焰塔內的族人。”

想了想,武書像是發現了真相道,“猜的冇錯的話,另外兩人,便是爺爺武尚,與我父親武興了。”

武書能夠清楚知道,父親武尚弟弟武興進入過火焰塔,武象倒是不感到奇怪,對於能夠進入火焰塔的人,將會在火焰塔中留下什麼?都完全是正常的事情。

“你猜的冇錯,你爺爺與你父親都進入過火焰塔。火焰塔作為族內至寶,能夠進入火焰塔的族人,不僅個人天賦出眾,而且還能夠在火焰塔中得到無數讓人嫉妒的修煉資源。”

想到火焰塔中一件寶貝都冇有,武書是來氣道,“大伯,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火焰塔一共十六層,每層都是空空如也,連一件像樣的兵器都冇有。”

火焰塔中一件像樣的兵器都冇有,更彆說有其他寶貝了。這些話,武象還真的不會相信。火焰塔在武家族人的眼裡,一直都是神秘且內裡蘊藏著無數寶物的家族至寶,更加是族人為之守護為之拚搏的動力。而武書就這麼幾句話,便是將火焰塔的高大地位摧毀。

武象強行解釋道,“火焰塔是先祖留下的至寶,內裡的寶物,應該是有緣者得之,纔對。”

塔內寶物,有緣者得之?

這種自欺欺人的話,在進入火焰塔後,武書起初也是有過這種想法。不過,火焰塔內一到十六層根本不存在特殊的存儲空間,塔內寶物有緣者得之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武書也是不想解釋什麼?隨手一揮,下一刻,武象與武書就出現在火焰塔第一層。

看著眼前的一地普通凡器,武書解釋道,“因為我與火焰塔有緣,從今以後,火焰的進出,隻需要得到我的同意即可。整座火焰塔除了第一層的這些凡器,其它層全是空無一物。大伯,不信的話,你可以每一層去看看。”

眼前的凡器鏽跡斑斑,再加上武書所言,武象有些懵。

在武書成功被火焰塔認可的時候,武象是相當高興的,武書被火焰塔選中可是意味著武家即將出現一位煉器天才。如今的武家已經相當艱難了,入不敷出。如此下去,即便不遭到其他家族的排擠,武家也將很難維持下去。而一位煉器天才的出現,是絕對能夠以一己之力改變武家的目前困境的。

本想著火焰塔裡寶物繁多,即便所有寶物都是有緣得之,隻要被選中之人,能夠利用塔中的豐富資源進行修煉,用不了多久,武家也是能夠因此得到翻身。

如今倒好,族內的天纔是出現了,修煉資源完全冇有。

武象是欲哭無淚的,沉默了許久,武象低沉道,“父親,興弟,你們這是直接想將武家的傳承斷在我的手裡啊?”

又想到,若非逼不得已,若非要延續武家的傳承,以父親以弟弟武興的脾氣,他們是絕對不會將火焰塔中的寶物搬空。

也是看向武書,武書今年才十六歲,多年來陷入沉睡,如今歸來,雖說煉器方麵的實力尚未凸顯,其威名卻已經是引起了不少強者的關注。

如今東宿城內是怎樣的局勢,又有哪些傳言,武象並非一無所知。隻是這般天才少年,以如今武家的實力,又該如何將其培養起來。

難道武家真的要敗落在此了?武象內心是極度不甘的。

就在武象內心焦急的時候,武書卻是從武象身上發現了異常,武象身上竟然有魔氣溢位,外溢位的魔氣非常少,卻也是難逃武書的感知。

被鎮壓在武書神識中的夜魔老祖突然驚道,“天魔族?你們武家的人,身上怎麼會有天魔族的氣息,難道很早以前,天魔族就盯上了你們武家?”

碑石是奉命鎮壓夜魔老祖的,可是天魔老祖依舊能夠感知到外界的事情嗎?碑石極度不爽道,“老魔頭,你這讓我很難辦啊?要是不將你鎮殺,武書怕是會誤以為,我與你有勾結。”

正當碑石準備加大鎮壓力度時,夜魔老祖大喘息道,“神碑?誤會,都是誤會,天魔族的人天生實力不凡,在魔族之中,天魔族地位超然,在其他魔族麵前,天魔族擁有絕對的血脈壓製能力。相比人族,魔族中人,很多人也是特彆痛恨天魔族的人,這其中就包括我。”

武書也是很想瞭解天魔族的事情,於是衝著武象道,“大伯,你也是第一次進入火焰塔,我在這裡等你,你一個人四處看看吧?”

武象點了點頭,便是心情沉重的向火焰塔高層而去。

武書假裝將要修煉,於是便盤坐於地。

神識之中,武書質問道,“天魔族?天魔族很強大嗎?”

夜魔老祖簡直不想回答武書的這個無知問題,憤憤道,“天魔族很強大嗎?要是說,厚土大陸上的天才們為了尋求刺激,在難尋對手的時候,皆會選擇進入墮落之地。那麼天魔族的族人,打出生起,便是註定,在魔族之中他們難尋對手。”

天魔族如此可怕?魔族之人都是非常忌憚他們的強大。

武書倒是困惑道,“天魔族如此強大,以你們魔族的野心,為何他們冇有出手鎮壓人族。”

夜魔老祖冇好脾氣的道,“天魔族之所以與人族交手甚少,主要是因為,天魔族天生強大,卻是很難離開魔族領地,與他們的強大伴生而來的是,若是離開魔族土壤的滋養,天魔族的人不僅會隨時間的推移實力大減,他們的壽命也將受到一定程度的消耗。”

原來天魔族之所以不向人族出手,竟是因為天魔族的人難以長時間離開魔域。而若是天魔族的人難以離開魔域,大伯武象身上又怎麼會有天魔族的氣息。武書是質問道,“若是按你所言,我武家又怎會被天魔族盯上。”

碑石小靈跟聲道,“一看就是死性不改,老魔頭,不想吃更多的苦頭,趕快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天魔族何其強大,即便在夜魔族中音無傷是老祖級存在,可是在天魔族麵前,以他的實力,他也隻是弟弟,或者說連做弟弟的資格都冇有。

音無傷一臉無奈道,“二位,你們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碑靈威嚴道,“怎麼?你有意見?”

音無傷急道,“二位,你們怕不是忘了,我夜魔族弟子,生來便是受到血脈詛咒的困擾。修行路上,每前進一步,都將承受著無比艱難的痛苦。”

想到自己為了提升實力,在聽聞巨象山脈的事情後,便是一意孤行的附身於影魔族人身上,音無傷又是道,“多年來,在魔族之中,我們夜魔族活的都是非常掙紮。相比,如今的武家,我們夜魔族的情況更加糟糕,若是如此下去,我們夜魔族在不久後便將麵臨滅族。若非如此,身為夜魔族的老祖級強者,為了變強,為了打破血脈詛咒的桎梏,在得知巨象山脈中的秘密後,我又何須捨去真身,附身在影魔族少年身上,前來巨象山脈。”

聽完音無傷的解釋,碑靈不屑道,“魔族人的話,冇人會相信的?”

天魔族的出現,的確是擾亂了音無傷的心緒。想想現在是階下囚,被鎮壓在武書的神識中,自古以來,人魔兩族就是勢不兩立,即便內心是極度憎惡天魔族的霸道,天魔族的仗勢欺人,但此刻與人族聊這些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

武書隻是平靜道,“我選擇相信你的所言。”

說完這些話後,武書便是轉身離開,對於武書會選擇相信音無傷,音無傷不忘提醒道,“小子,我承認你很有天賦,但是我依舊想要提醒你,即便你天賦非凡,可要是冇有達到一定實力,在天魔族的人麵前,我勸你最好選擇隱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