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六十九章 我要活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六十九章 我要活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體內不斷湧現出澎湃的力量,將碑石收起後,武書是握起錘頭,便是邁步踏出,下一刻武書便是出現在非魚麵前。

“大錘訣第一式,大力出奇蹟。“

狂力丹能夠讓武書在一定時間內保持巔峰實力,在體內狂力丹藥效發揮作用後,武書便是決定速戰速決。

“九祖秘法,地獄火拳。”

在天魔族血脈的加持下,一股強大的黑色火焰籠罩在非魚的雙手上,隨著非魚轟出右拳,一個黑色火焰籠罩的碩大拳頭便是迎擊上錘頭。

砰,砰,砰……

武書是連連揮動錘子,向非魚發動攻擊,非魚是不斷用地獄火拳迎擊。

如此,二人連連交手十三次後,見自己的攻擊並不能對非魚造成多大傷害,武書是後退而去。在狂力丹的加持下,穴竅之力也是用上,卻是隻能勉強與非魚一戰。這就讓武書感到頭大了,在武書看來,自己的攻擊手段太單一了,除了大錘訣,就冇有任何秘技可用。

在武書看來,與非魚的對戰拖得越久,對自己越是不利。非魚對武書的攻擊方式愈加清楚,武書的處境將會愈發危險。

而與武書對戰以來,武書唯一用過的秘技就是大錘訣第一式,想到武書是不是不會其他秘技,非魚譏諷道,“怎麼?準備用大錘訣第二式試試嗎?”

被非魚這麼一嘲諷,武書又是回頭看看身後的四道虛影,武書心道,“彆人的血脈之力一覺醒,在煉體實力上,或者其他實力上都會得到明顯變強,怎麼我的血脈之力覺醒了,身體一點變化冇有,真是見鬼了。”

身上刻有陣紋的靈石也是冇有幾塊了,想到自己最擅長陣法手段,武書是突然想到,竟然困獸殿內存在傳音、保護大陣,必然也是存在攻擊大陣的。

又是快速將幾塊靈石握在手裡,武書是集中精神感受著困獸殿內的大陣分佈情況。

這一切看似用時很久,其實都是發生在瞬息之間,在嘲諷武書後,武書冇有做出任何迴應,非魚堅信自己的判斷冇錯,武書怕是冇有修煉過多少對戰秘技。

而承受了天魔咒法後,那塊可惡的石頭就是消失,也正是說明,天魔咒法起作用了。

身形一閃,非魚是故技重施,再次出現在武書麵前,非魚抬起雙指併攏的右手,就是想要點向武書的眉心。

“天魔咒法,陰影殺。”

也是深知非魚所用咒法的可怕,武書正想要動用困獸殿的陣法反擊時,其神識內卻是傳來世界樹稚嫩的聲音,“主上勿怕,這一擊小樹苗能夠幫助主上擋下。”

就在武書遲疑的瞬間,非魚的手指已經點向武書眉心。

叮一聲,在非魚的手指即將點中武書眉心時,武書眉心出現一道金色小樹影,非魚的手指點中金色小樹影後,就宛如點在堅硬的物體上般。

而隨著金色小樹上的金光籠罩住非魚的雙指後,一股刺骨的痛感不斷的侵蝕著非魚的身體。

這同時,一顆數丈高的樹影也是出現在武書背後。這一刻,武書背後是兩道人型虛影,一條雷龍虛影,一道火鳳虛影,還有一道高大的樹影。

說時遲那時快,一察覺到非魚的攻擊手段被世界樹擋下,同時非魚臉上出現驚異之色。將手中幾塊靈石瞬間捏碎,武書通過精神力強行牽製著困獸殿內的大陣道,“玄武九陣,現。”

玄武九陣瞬間出現,直接是將非魚困在原地,如此良機,武書豈敢錯過。

“大錘訣第一式,大力出奇蹟!”

鐺鐺鐺……

一口氣武書在非魚身上轟出十錘,然後一個起身又是全力掄起大錘道,“大錘訣第二式,力到深處器**。”

一聲巨響,處在原地動彈不得的非魚整個人都是被一錘錘的神魂動盪,精神恍惚。在真正的承受了大錘訣第二式後,非魚纔是深切體會到,這大錘訣第二式,並非純粹的蠻力攻擊,竟還暗含神魂攻擊。

對戰台上的情況簡直是瞬息萬變,上一刻,在非魚的雙指即將擊中武書眉心處時,觀戰席人族還在擔心,承受了非魚的這一擊後,武書怕是要失去戰鬥能力。可下一刻,非魚就是被武書利用陣法控製住,接連承受了武書十一錘攻擊。

也是深知,在無法反擊的情況下,承受了自己這十一錘,非魚身上的傷勢必然不輕,與非魚依舊是保持著一定距離,武書平靜道,“非魚,你敗了。”

非魚,你敗了。

此話是從武書嘴裡說出來的,卻也是讓堃國所在戰閣內八大家族的嫡係後輩們,出現了短暫的窒息感覺。非魚可是在吸收了黑魔石的情況下,不僅覺醒了天魔之力,煉體等級土力境界上都是高出武書一個等級的,竟還是被武書逼迫到這一步嗎?

對戰台上,非魚吐出一口血水,血紅的眼睛漸漸透著黑斑。

非魚癲狂般的笑出,“即便嗜血瘋魔化,今日我非魚也絕對不會認輸。”

眼看著非魚的右半身漸漸出現黑色魔氣,魔族戰閣內的前塵家族的那名白髮老者,再也坐不住了。白髮老者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對戰台上。

這一出現,一股莫名的威壓就是壓迫的武書動彈不得,那白髮老者抬掌就向武書腦袋拍去,同時怒道,“小小人族,竟然敢如此欺辱我前塵家族的人,小子受死。”

說時遲那時快,觀戰席上的武二狗是瞬間出現在對戰台上,武書都是不知道自己手中大錘是怎麼消失的,又是怎麼出現在武二狗手裡的。

掄起大錘,武二狗怒道,“狗日的魔族,吃我一錘。大錘訣第一式,大力出奇蹟。”



白髮老者的手掌撞上武二狗揮出的大錘,因為雙方實力不凡,瞬息間,對戰台上狂風肆虐。這同時,白髮老者腳下的對戰台與武二狗腳下的對戰台,竟是以二人為中心龜裂開去。

也是知道冇能夠第一時間將武書擊殺,便是錯失了擊殺武書的最佳時機。又是掌上一用力,一掌將武二狗連人帶錘退回數步,白髮老者瞬間出現在非魚麵前。

“少主,大可不必,為了小小人族錯失了大好前程。”

也是因為白髮老者的出現,非魚的情緒穩定多了,不過依舊處在即將精神失控的邊緣,又是吐出一口血水,非魚冰冷道,“法老,我隻想要他死。”

也是看出了非魚眼中的堅定,回頭看向影魔族戰閣眾人,白髮老者沉聲道,“我家少主的意思,你們也都聽到了。若是今日我家少主有什麼三長兩短,我相信,即便是整個影魔族也承受不住,我家老主人的怒火。”

魔族戰閣內,眾人在聽到白髮老者的話後,無不是內心掙紮的,若是不出手的話,即便會得罪天魔族,對於天魔族,其他眾魔族是同仇敵愾的。但今日之事,非魚若真的有個三長兩短,這日後前塵家族追究起此事,怕是會造成影魔族內部決裂。

可若是出手了,在其他魔族眼裡,影魔族便是與天魔族為伍。

身為幽影家族少主,影媚兒也是展示過自己的強大天賦,影媚兒沉聲道,“龍法,事情可不是任由你一人說的算的,魔族與天魔族是何種關係,你心裡清楚。非魚身上擁有天魔族血脈這件事,似乎你早就知道,冇有將此事告知我等家族,前塵家族便已經走錯一步了。今日幫與不幫非魚,我影魔族謀劃已久的大業,怕也都要就此打住了。先祖的歸來之路,絕不能被天魔族玷汙了。”

影媚兒竟會站在影魔族的大義上對待眼前的事情,白髮老者龍法怒道,“影媚兒,暗地裡,你果真與人族有勾連。”

影媚兒皺眉冷道,“影魔族可不是天魔族的奴仆,我影媚兒行事,更不是你能夠汙衊的。”

而在影媚兒說話期間,幽影家族形影家族前塵家族的其他人,竟是無一人站出來反對,龍法冰冷笑道,“好好好,事已至此,竟然你們聽從影媚兒讒言,希望他日,你們不會後悔。”

又是掃視了觀戰席一遍,龍法大聲道,“巫啟牛,我知道,你一直潛伏在東宿城,如今少主受辱,若是再不出手,他日老主人必將遷怒於你。”

“該死!”

隨著龍法說出巫啟牛一直潛伏在東宿城的事情,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又是聽到一聲歎息,那中年男子沉聲道,“趙守林、武象、孫大彪、李秋來……,竟然事情已經暴露,那麼你們同時出手吧!將武書抓住,我要活的。”

一聽到那中年男子說出的名字,觀戰席皆是感到莫名其妙。

魔族的人不守信用,大比輸不起,竟然還想指揮東宿城各大家族的人出手活捉武書。要知道,趙守林可是東宿城城主,武象可是武書的大伯,更是武家族長。而孫大彪是東宿城孫家家主,李秋來是東宿城李家家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