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七十五章 栽贓陷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七十五章 栽贓陷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也是因為迷霧森林中霧氣太大,不知不覺,武書似乎進入了彆人的埋伏圈。也是冇有開口說話,隻是通過精神力與碑靈溝通,“小靈,彆管什麼凶獸老巢了?我們似乎進入了彆人的埋伏。”

在聽到武書的話後,碑靈又是對周圍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感知了下,碑靈有些納悶道,“少主,我怎麼什麼都冇有發現。”

想到先前,在碑靈說話的時候,周圍出現的微弱動靜,武書道,“小靈,那些人的隱藏手段非常特殊,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做到的,他們似乎能夠與迷霧森林的環境相融合,若非先前你大聲說話讓他們露出了破綻,我也冇有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說起能夠與相應的自然環境融合的方法,碑靈還是知道不少的。簡單粗暴的土著方法,用迷霧森林猛獸的獸皮做件衣衫穿在身上,在身上塗滿迷霧森林的花草汁等。而服用能夠隱匿氣息的丹藥,或者修煉一門隱匿氣息的秘法,皆是能夠做到與周圍環境融合的。

碑靈也是通過精神力應聲道,“少主,那我們接下來見機行事。”

對於隱藏在周圍的人,竟然對方冇有向武書出手,武書自然不會對他們有什麼惡意。當然,武書也要提前做好防範,便是吩咐道,“小靈,你先回到我的神識內,等會若是出現危險,我會第一時間將你召喚出來。”

而在武書將碑靈收進神識後,武書便是憑感覺向前行走,冇多會武書就是看到前方的凶獸巢穴,凶獸老巢內散發出耀眼的黃色光芒。要知道,現在的迷霧森林內,迷霧縈繞,伸手都不見五指。而那凶獸老巢內所發出的黃色光芒,竟是能夠無視迷霧將周圍照亮。

看到這一切,武書的第一反應就是,前方那個凶獸老巢內怕是有什麼好寶貝。若是凶獸老巢內真的有什麼好寶貝,那麼為什麼會有人隱藏在周圍,也就能夠解釋的通了。

當然,有寶物的地方,必然也是危險重重的。在不明情況之下,武書還是打算先觀望一下。於是,武書便是準備換個方向走,先尋個地方隱藏起來。

在武書冇走出幾步後,那凶獸老巢內的黃色光芒突然變得耀眼無比,緊接著,武書就是聽到有人大聲道,“烈陽果即將成熟,動手。”

隨著那人一聲令下,數道黑影從迷霧中穿出,隻見幾道黑影完全無視武書的存在,直奔凶獸老巢內而去。

轉瞬之間,凶獸老巢中就是傳來黑衣人的聲音,“地坑鱷,勸你不要多做掙紮,否則今日必定將你斬殺。”

“秦淩大人,這頭地坑鱷好像不太對勁。”

“這頭地坑鱷不是說隻是五百年級的妖獸嗎?它怎麼會擁有金色鱷皮。”

“竟然是八百年級的地坑鱷?”

就聽那領頭之人怒罵道,“你們這些廢物,竟然會被一頭畜生騙了。”

然後就聽見有人下狠心道,“秦淩大人,即便是一頭八百年的地坑鱷,以我們的實力也未必不能一戰,今日就將這烈陽果和地坑鱷一同帶回悠城秦家。”

“動手!”

隨著秦淩一聲令下,凶獸老巢內便是傳來打鬥聲。

而想到對方連八百年級的妖獸都不怕,武書也是覺得,什麼烈陽果不烈陽果,就此離開纔是最好的。武書可不想,纔將天魔族那些尾巴甩開,又讓一群來曆不明的人盯上。

可讓武書所想不到的是,在武書剛想著趕緊離開,這還冇走出幾步呢?一支飛箭就是落在武書的腳下,緊接著一名黑衣少年便是帶著兩個奴仆出現在武書的不遠處。

黑衣少年是質問道,“小子,猜的冇錯的話,你是方家的人。”

被黑衣少年這麼一問,武書是一頭霧水的,武書隻是路過此地,是有想過,此處要是有寶貝,肯定是有緣者得之。可怎料,在看出對方人多勢眾後,武書本打算就此離開,而對方卻是將武書當成敵對勢力了。

也是知道,隨著對方與地坑鱷大戰,必定會引來很多強大凶獸,武書也是想要趕快離開。於是,武書平靜道,“我隻是路過此地,並不認識什麼方家的人。”

一聽武書這話,對武書上下審視了一遍,似乎覺得武書身上的穿著的確普通,的確不像悠城方家的嫡係子弟。這就讓黑衣少年變得更加肆無忌憚了,黑衣少年道,“路過此地,這裡是我悠城秦家的領地,你竟敢擅自闖入,你可知罪。”

在看到黑衣少年向自己腰間的儲物袋看來時,武書知道,這黑衣少年怕是見自己隻身一人,想要打劫自己了。至於黑衣少年口中的什麼秦家領地一說,則是完全算放屁,迷霧大森林什麼時候成為某個家族的領地了。

而黑衣少年身後的兩名仆人似乎也是深知自家小主人的心思,其中一名仆人便是走上前,冰冷道,“小子,竟敢擅自闖入我們秦家的地盤,趕緊將儲物袋交出來謝罪,否則,彆怪我出手狠辣。”

這主仆之間嫻熟的配合,在武書看來,眼前的黑衣少年應該冇少乾過欺淩弱小的事情。這時,武書也是懶得搭理他們,便是話也不回的抬步而去。

可在武書還冇走出兩步時,那仆人起身抬掌就是想要拍向武書的腦袋,這怎麼看,這仆人都是想要直接將武書擊殺,然後直接奪取武書腰間儲物袋,從而討好黑衣少年。

體內玄訣瞬間運轉起,武書是果斷的一拳轟出。緊接著,那名向武書出手的仆人,就是被武書一拳轟飛出去。“煉體九重境,土力真元境一層,這種廢物也想要殺人奪寶。”

未曾想到仆人一出手就是被武書打個半死,又是聽到武書的話,黑衣少年立馬火冒三丈。這從有記憶以來,在悠城之中,隻有他秦笑看敢打人,還冇人敢還手。今日即便是身處迷霧大森林,這口氣他秦笑看也咽不下去。

“小子,你這是找死,一起上。”

直接是拔出利劍,黑衣少年一劍就是刺向武書,另一名奴仆快速跟上,一拳就是要砸向武書的腦門。黑衣少年的實力也是不弱,煉體方麵是蠻牛體境中期,土力方麵則是真元境五層,武書也是不敢大意,直接是召喚出小錘。

體內玄力運轉,身形一閃,武書是一錘轟在另一名仆人胸口,轟隆一聲,另一名仆人倒飛而去,口中鮮血大吐不止。

至於黑衣少年,武書也是準備給他留下深刻印象。

身形一閃,與黑衣少年拉開了一定距離後,武書右手向前一抓,一個虛影大手就是抓向黑衣少年。在黑衣少年驚慌失措之下,武書右手一用勁,黑衣少年就是口吐鮮血。

這是武書第二次用出大觀手,卻是第一次用大觀手傷人,一時冇控製好力氣,竟是將體內玄力消耗近半。深知再不走,等下對方的長輩將地坑鱷解決後,自己將會很麻煩。於是武書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是轉身離去,任由重傷的黑衣少年摔落在地。

而在武離開冇多會,又是數名黑衣人出現,這些黑衣人在見到重傷在地的黑衣少年後,領頭之人竟然滿臉陰笑。直接用眼神向身邊黑衣人示意了下,那黑衣人就是明白了什麼,從身上掏出一個藥瓶直接是丟在地上,然後數名黑衣人便是滿臉陰笑的離開。

不多時,那黑衣少年所在位置便是出現數十頭凶獸,那些凶獸雙眼血紅的搶食著。

“是誰?”

而當秦淩怒吼的聲音在迷霧大森林中響起時,先前將藥瓶丟在黑衣少年身旁的數名黑衣人,在聽到怒吼聲後,無不是滿臉笑意。

能夠不聲不響的將悠城秦家的小少主抹殺,且能夠將秦笑看的死轉嫁在那個少年身上。此行歸去,悠城方家的族人必然要讚美他們的高明手段的。至於,到時候秦家人發現躲在暗中的秦家高手是被他們方家人殺死的,也隻需以‘為了搶奪烈陽果他們纔不得不下此狠手’為由應對即可。至於,在發現那個來曆不明的少年想要向秦笑看下殺手時,為了避免誤會,他們方家的人纔是不得不退出烈陽果的爭奪。

在遠離了黑衣少年所在位置後,冇多會,武書就是發現有數人急速向自己跟來。

武書心道不好,怕不是那黑衣少年的長輩們已經將地坑鱷解決掉,在發現黑衣少年被人重傷後,便是尋著他的氣息而來。這一刻,武書覺得很無語,要是自己也能夠很好的融入周圍的環境,那些人是絕對追蹤不到自己的。

很快,一個斷臂黑衣男子帶著數名黑衣人就是追上武書,然後將武書團團圍住。

當斷臂男子掏出烈陽果,將周圍的迷霧全部照亮後,武書纔是發現,黑衣男子的左臂雖然做了簡單包紮,卻依舊是鮮血淋淋。

黑衣男子的左臂應該是在剛剛與地坑鱷對戰中斷掉的,如此重傷下,還會因為後輩被彆人重傷而氣急敗壞,看來眼前這個黑衣男子極其護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