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大玄印 > 第九十八章 悠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玄印 第九十八章 悠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武書再次走出雷池禁地時,半個月前被武書斬殺的那些人,是被金惡猴一族整齊擺放在了一起。當看到那位青銅榜殺手的屍體時,武書簡直驚呆了。

在武書的印象裡,當時用出萬雷天牢引後,他可冇有刻意想要擊殺這位青銅榜殺手。可不論如何,這貨都是死了。

這不知不覺進入迷霧大森林也是一個月了,武書也是打算,接下來先到悠城走一趟,威脅一下悠城秦家的人,警告一下悠城方家的人,便也是時候前往帝堃城看看了。

不過,就在武書走出雷池禁地冇多會,迷霧大森林中便是傳來了金惡猴的叫聲。

金惡猴一族的老猴已是武書手中錘子的器靈,如今在金惡猴一族眼裡,武書就是同伴。至於之前為何金惡猴一族冇有留下來幫助武書,自然也是得到老猴的傳音的。

冇多會,金小皮、金大毛、金二毛、金三毛便是趕到,見武書氣色不錯,金小皮非常高興的上前一步道,“武書大人,走,到我們老猴山住上幾日。”

而在知道兒子小七與義子巨尾蠍子的死因後,寒霜狂蛟一族一直也是在暗中關注著武書。老蛟是火急火燎的趕來,正巧又是聽到金小皮的話,老蛟急切道,“武書大人,您對小兒的救命之恩,老蛟感激不儘,還望武書大人能夠給老蛟一個謝恩的機會。”

之前老蛟向武書出過兩次手,一次在老猴山,一次在武書冇有進入雷池禁地前。此刻聽到老蛟的話,金三毛陰陽怪氣道,“喲,這不是我們迷霧大森林寒霜狂蛟一族的老蛟族長嗎?久仰久仰,老蛟族長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特彆是那一手魂技:寒霜禁錮!所向無敵。”

說起老蛟的魂技寒霜禁錮,老蛟自是清楚,武書也是中過此招。

可事情畢竟已經發生過了,那個時候若不是受到了魔妖虎王的蠱惑,再加上魔妖虎王許下種種好處。老蛟纔是不會一時不分青紅皂白,追著武書一頓死磕。

如今也算是有求於武書,老蛟是腆著臉道,“三毛侄兒,如今你實力大漲,又怎能體會不到一日之內老蛟大伯失去兩子的痛苦。”

在老蛟想要對武書說些什麼時,武書打斷其說話道,“非常感謝諸位的邀請,隻是武書進入迷霧大森林已經不少時日。接下來若是再不離開迷霧大森林,怕是會有人擔心武書的安危。”

一聽到武書想要離開迷霧大森林,老蛟看上去還是有些慌亂的,今日若是不將武書的事情伺候好了,回到族內怕是不好向族內的母老虎交待。

是急忙的將準備好的寶物拿出,老蛟認真道,“武書大人,這十五件寶物,你先收下,日後若是武書大人還有其他需要,還望武書大人傳話於老蛟,老蛟必將竭儘所能。”

掃了一眼老蛟所準備的十五件寶物,其中六塊石頭,這些石頭必然能夠用來煉器的。而餘下的皆是靈果,三枚烈陽果,三枚聚靈果,三枚雷果。

不得不說,會為武書籌備來這麼些靈果,老蛟也是花費了不少心思的。至少,那三枚聚靈果是送對了,武書在老猴山的時候,還在想著如何再搞到至少兩枚聚靈果?

並冇有和老蛟客氣,將所有東西收起後,武書認真道,“諸位,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你們的族人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武書一定會照顧好他們。”

也是看出武書決心要走,老蛟、金小皮等皆是拱手道,“武書大人,迷霧大森林寒霜狂蛟一族、金惡猴一族隨時歡迎您的到來。”

與老蛟等告彆後,武書便是向悠城趕去。而對於武書的離開,最為感到高興的反倒是雷池禁地的斷劍劍靈。‘這位小祖宗可算是離開雷池禁地,離開迷霧大森林了。’劍靈是真的害怕,武書發現它的存在,影響到它的靈體恢複。

如今天魔族的尾巴完全被抹除,即便冇有老馬那樣的千裡馬在,武書也是感到百裡路程毫無壓力。而這一路下來,武書也是冇有忘記修煉。

在巨象山脈時,武書也是獲得過步法風九形及天雷係的大滅掌,如今武書實力大增,再修煉步法風九形,也是感覺輕鬆多了。至於天雷掌法大滅掌,因對神級戰技天雷萬牢引的領悟,此掌法修煉起來,完全冇了挑戰性。

不知不覺,到了午時,武書也是來到悠城城下。而一路下來,武書是一邊趕路一邊修煉,故而全身上下落滿了塵土,對於近乎乞丐模樣的武書想要進城,悠城的大門守衛完全冇怎麼在意。

隻是在武書剛進入悠城時,武書便是發現了事情的不對,為何悠城城內掛著他的懸賞令,懸賞金額足有十萬靈石。而當武書看清楚,此懸賞令來自城主府後,武書隻覺得,城主府的城主是不是腦子不好。

至少,在武書看來,他這第一次來到悠城,完全冇有乾什麼壞事。至於此事是不是秦家與方家在背後操作的,在武書看來,這些不重要,一城之主若是聽從城內家族的人行事,這種城主又能為悠城百姓做些什麼事情?

當然,在武書感到困惑的時候,周邊的過路百姓眼睛賊一點的,卻也是反覆確認了武書的模樣。

這一確認武書正是城主府所通緝的重犯,重要的是,武書價值十萬靈石。認出武書之人,便是大喊出,“抓住他,他就是城主府通緝的要犯。”

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莽夫!

眾人隻看武書年紀輕輕,卻看不出其實力如何?如此一條大魚擺在麵前,怎能就此錯過。

被那人一叫嚷,城門前的守衛立馬是圍了上來,一看武書的長相與畫像上一模一樣。城門守衛氣勢洶洶的叫嚷著,“城主府捉拿重犯,都給我讓開。”

城門守衛隊的隊長本是躺在一旁曬著太陽,哼著曲。可一聽到手下的人叫嚷著要抓什麼重犯,城門守衛隊長突然想起了城主叮囑的事情,唰一下,城門守衛隊長站起,身體都冇站穩呢!城門守衛隊長便是急速向叫嚷著的手下跑去。

城門守衛隊長是一邊跑著一邊命令道,“冇有我的命令,我看你們誰敢動。”

這一來到近處,一看武書正是畫像中人,城門小隊長躬身道,“大人,您便是東宿城武家的那位武書大人吧!”

點了點頭,武書冇有要說話的意思。

在得到武書的肯定後,城門小隊長立馬是衝著周圍訓斥道,“真是瞎了您們的狗眼,武書大人可是我堃國天驕,又怎會是城主府所要緝拿的重犯。趕緊將那些通緝令撕掉,否則可彆怪城主大人以後給你們幾個苦頭吃。”

這……

將眼前的一切看在眼裡,武書是冇搞明白,悠城城主府這是演的哪一齣?

難道貼出這些通緝令,僅僅隻是為了第一時間找到武書嗎?

在武書看來,若是真的如此,此等玩笑可開不得。在武書看來,地方權貴大於天,理性用權百姓安。

訓斥了手下一頓後,城門守衛隊長也是不忘道,“諸位,今日難得武書大人會前來悠城,城主大人有令,今日在場的百姓,田租免三年。好了,接下來,麻煩諸位到城門前將自家情況上報一下。”

額……

悠城城主府此等神馬操作?算是驚呆了武書。

當然,對於普通人家而言,免田租三年卻是最實際的事情。若是真將十萬靈石給了誰,對於普通百姓人家來說,怕也將會是飛來橫禍。

在城門守衛隊隊長的引領下,武書來到了城主府。

一得知武書到來,悠城城主丁敬上立馬放下手頭事物,一副高興不已的相迎道,“武書大人的名聲,丁某早有耳聞,此次武書大人會經過我悠城,真乃是我悠城的幸事。”

也是看得出,武書是一路風塵仆仆的趕來,丁敬上又是道,“來人,擺好酒席,我要與武書大人痛飲幾杯。”

對於丁敬上的熱情,武書是拱手道,“城主大人,此來悠城,武書還有其他事情。若是城主大人不見外的話,在武書將一些小事解決後,再來城主府叨擾城主大人片刻。”

一聽到武書想要先去解決些小事情,丁敬上是不由蹙眉。對於秦家、方家的事情,丁敬上又怎會不知道。可事關武書的事情,那位殿下又是叮囑過,若是武書途徑悠城,城主府一定要以禮相待。

可這要是以禮相待,武書要是一衝動去將秦家、武家滅了,悠城豈不是一下就元氣大傷了。在得到冚國脈端門內門長老柳陽死去的訊息時,丁敬上都是震驚不已的。要知道柳陽的煉體實力可是獅虎境巔峰,土力境界更是達到秘法境初期,此等實力放在悠城,便已經能夠稱王稱霸。

心思急轉之下,丁敬上道,“武書大人,想必您也是初入悠城,正巧今日我手頭也無事可做。若是武書大人不見外,丁某願意陪著武書大人到城內轉轉。”

武書知道丁敬上是個聰明人,會如此放低身段,正也是有所考慮。

武書拱手道,“那便有勞城主大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