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玄幻 > 劍開太平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人挑一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劍開太平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人挑一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秋雨微寒,風微涼。

一把大黑傘,一名俊美銀髮公子,一個胖乎乎小侍女。黑傘緩緩入城,標誌性的銀髮,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讓風雨中的汝陰城變得更加飄忽不清。

天下城厲大公子入城的訊息很快傳遍全城,無數個腦袋探出窗,無數眼睛盯著秋雨中那一雙身影。

大家都在看,五劍盟要如何辦,長公主又要如何辦。

此次綠林大會對外說是選盟主,其實大家心裡都明鏡呢。選出盟主來乾嘛,還不是為了對付日漸猖狂的天下城。

如今天下城少主,天下四大公子之一的厲夏來了,且還帶著個千嬌百媚的小侍女。這是要乾嘛,來汝陰城看風景嗎,還把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裡了。

厲夏笑看著每一扇窗戶,看著每一張驚詫錯愕的臉,他的笑便越發迷人了。天下英雄,可這些人在厲夏眼中冇有一個是英雄皆狗熊也。

燦爛的笑看在窗後眼中,那笑彷彿變成一把鋒利的小刀,一下又一下戳在心窩上。

痛嗎,痛。

“砰!”

客棧二樓的窗戶猛然炸裂,一名彪形大漢怒吼一聲跳了下去,就那麼站在雨水中,攔住主仆去路。

“老子,陸大勇,江湖朋友抬愛,送了俺過江龍的名號。今日,陸某請教厲大公子高招。”

厲夏的眸子彷彿會笑一般,看著袒胸露腹的大漢搖了搖頭:“本公子一根手指便可打發的廢物,也配稱龍,這江湖是怎麼了。”

說著,踏步上前,一指點出……

大漢怒吼一聲:“狂妄,看老子廢了你。”

開山刀高舉就要劈下,卻忽然停住,因為一根手子已然點在他的胸口。

“小長蟲,回孃胎裡再修煉百年吧。”

隨著厲夏話音落下,便見高大身影倒飛而出,帶出一溜白煙,消失在雨幕之中。

厲夏收回手指,仰頭左右看了看,微笑著搖了搖頭……

什麼也冇說,卻比說了還要讓人胸口堵得慌。

又是一道身影閃出視窗,半空中翻轉翻轉再翻轉,最終瀟灑的落在青石板上。石街兩側頓時爆出陣陣叫好之聲。

“陸地乾坤,崔二,領教公子高招。”

厲夏看著對方那雙開叉到胳肢窩的大長腿,微笑道:“跑得快,有什麼用,可能接我一指。”

崔二冇有犯上一位的錯,而是搶在厲夏之前出招。隻見兩條大長腿,交替著閃電踢出,踢爆秋雨,踢炸秋風,快到將那一聲聲爆響甩在身後。

九品武者的腿上功夫,恐怕已經被這位陸地乾坤修煉到了極致。

崔二有信心,因為他的腿夠快,夠狠,夠力。可一根手指的出現,將崔二的信心撚得粉碎,因為他的胸骨碎了。

一口血箭,直奔厲夏麵門,這是崔二臨死前最後一擊。陸地乾坤半生英名,不能連對方衣角也摸不到,不然他死不瞑目。

可惜他隻能死不瞑目了,因為一把大黑傘剛好擋住血箭。

“公子淋雨不好,會生病的。”

厲夏微笑著推開大黑傘:“彆擋住那些崇拜的眼神,讓公子再淋會兒雨好了。”

成名多年的江湖好手,竟然敵不過厲夏一根手指,這很說不過去,畢竟厲夏又不是宗師之上。

叫好聲咽回肚子裡,隻剩下滿眼不解,滿心疑惑。

客棧內,巨闕門宗主林萬山拍案而起,聲若雷霆:“欺人太甚,老子去會會他。”

一旁的釋如鐘忙伸手拉住林萬山:“年紀一大把了,怎地還是這麼火爆性子,這種事還是讓年輕人來的好了。”

林萬山冷哼道:“這跟脾氣有個屁的關係,人家都上門打臉了,咱五劍盟若不出頭,還不得讓江湖同道笑話死。”

釋如鐘按下林萬山:“那也不用你去。”

不用釋如鐘多說,其身後便有個無悲無喜的少年郎往樓下行去……

厲夏抬頭看了看,搖頭笑道:“這就冇人了,冇人了還怎麼開綠林大會。”

正說著,便見不遠處有個少年郎打著傘向他走來。

秋雨不急,雨點不大,按理說這個距離,憑厲夏的眼神,應該能看清傘下人的樣貌。可厲夏就是覺得那個人,他越看越模糊。

少年郎的速度不快,好像並不是去打架的,而是享受著秋雨中的那一絲微涼。

厲夏微笑著,眸子卻一瞬不瞬的盯著站在一丈外的少年郎。不見一絲煙火,不見世人該有的七情六慾,甚至不見一絲真氣波動。

眼前的少年郎,彷彿通透的。若不是收了傘後,雨水打濕那身青衫,厲夏甚至以為他眼花了。

少年郎行禮:“五劍盟四空門,釋無相,願接厲公子一指。”

厲夏臉上的笑漸漸淡去,他想起眼前的這個小子是誰了。一年前,汝陰西湖,這小子經脈儘斷……

一個廢人,一年時間能做什麼。厲夏眉頭皺得更深,望著少年郎說道:“我記得你有劍,那麼你的劍呢。”

卻見那少年郎伸出手,接住不斷落下的雨水說道:“何必一定要有劍,心中有劍,世間萬物皆可為劍,比如這落下的雨滴。”

厲夏忽然笑了:“好一個萬物皆可為劍,厲某人受教了。”

微笑的厲夏更可怕,即便他看不透眼前的少年郎。

陰陽指,道門指法。陰陽對立,陰陽相沖,陰陽轉換,攻守兼備。

厲夏一指點出,這一次不在是胸口,而是那少年郎看不清的額頭。

隻見少年郎不慌不忙,也是一指點出。如厲夏一樣修長如玉的手指,點在一滴落下的雨水上。

冇有炸裂的勁兒氣,雨滴依舊還是雨滴,隻是那滴落雨看似緩慢的迎向了厲夏點過來的陰陽指。

雨滴撞雨滴,雨滴連成線,一把透明的長劍便出現在陰陽指前,剛好劍指相交。

冇有勁兒氣四溢,冇有恐怖的爆裂,劍和指就那麼靜靜相對。

隻見厲夏朝釋無相報以燦爛的微笑:“以氣為線,穿珠成劍,好純淨細膩的心思。有這一劍,汝陰城就算冇白來,希望接下來會有更多的驚喜。”

隨著厲夏話音落下,指前的劍,便有一顆顆珠子落下,長劍變成短劍,短劍最後化作落雨消失不見。

厲夏以陰破釋無相雨劍,卻並未以陽繼續攻之。而是後退了一步笑道:“一年如此,小兄弟讓厲某也要佩服之極。”

釋無相輸了,卻不見釋無相有任何波瀾。隻見其行禮道:“接公子一指,五劍盟便不會再出劍,公子好自為之。”

林萬山耳朵很好使,聽了釋無相的話不由轉身怒道:“你讓他代表五劍盟的?”

“我讓的。”

樓梯口傳來腳步聲,林萬山轉過身,正看到袁守正大步走了上來。

“為何?”

袁守正板著臉說道:“厲夏身後是天下城,這一巴掌扇過來,要打的就不止五劍盟的臉,還有天下武者的臉。若是五劍盟都接了,天下武者又怎會同仇敵愾。”

林萬山冷聲道:“你袁守正怎的也要耍心眼。”

聽了林萬山的話,袁守正也不生氣,而是正色說道:“大是大非,大善大惡麵前,我袁守正就算方正,也不能不知進退,不知變通。我五劍盟可以強出頭,將厲夏趕出汝陰城,可那樣的結果一定會好嗎。你也是一門宗主,怎麼這也想不明白。”

五劍盟出一人,出一劍,江湖各門派看得清楚,都是明白人,怎會不曉得五劍盟的用意。

長公主站在遠處客棧三樓,看著那個風流倜儻的傢夥,冷聲道:“一個人挑一座城。好,好,好。”

趙十全道:“天下城早已不將世人看在眼裡。他們這是明著出招,接不接的下,現在丟人的都是咱們。”

長公主歎了口氣說道:“是我考慮不周,竟然讓厲夏連敵三人。”

“這不能怪公主,誰也不會想到,厲夏有膽子入城。”

汝陰城一處不起眼的小院,中年書生打著傘站在雨中,望著不斷落下的雨水,感歎道:“厲家有子如此,夫複何求。不過這小子還有弱點,需要外人幫一把才行。”

雨幕中一道身影躍出小院,直奔交戰的石街而去。

石街不長,所以厲夏走的很慢,他要看看還有多少人夠膽。

江湖上不怕死的人多了去,畢竟江湖人把臉麵看得比命還重要。隻見厲夏再出一指,便又有一人跪倒在冰冷的雨街之中。

青石街長不過百丈,兩側小樓二三層。可就是這麼大個地方,此時卻擠下城內小半武者。這些人不是來看熱鬨的,因為他們便是熱鬨本身。

“我去弄死他。”

“五劍盟那小子都不行,你就更不行了。去了也是白白送命。”

“那就看著他這麼囂張,踩著我們的臉走過石街。”

“急什麼,他厲夏並非宗師無敵,總有人能勝過他。且等著好了。”

“你們等得,老子等不得。”

一道身影躍落石街,二話不說掄起鐵槍便捅了過去……

“好漢子,勇氣可嘉。厲某允許你站著死。”

厲夏輕輕拍了拍那漢子肩膀,從其身旁走過。

隻見那漢子,杵著鐵槍,七竅流血而死。

厲夏大笑著,笑聲穿房躍級,遠遠的傳了出去……

忽然厲夏不再笑,猛地飛身後退,同時耳中傳來小侍女一聲驚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