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都市 > 開局契約司藤,九叔非要收我為徒 > 第0021章 獲得死者靈位,九叔要招魂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契約司藤,九叔非要收我為徒 第0021章 獲得死者靈位,九叔要招魂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阿威哪料到,自己這得意勁還冇過,便被身後的人猛然推搡了下,跌成個大餅臉。

他臉一下貼在小洋樓大門門板上,好半會都分不開來,可不就成了那樣兒。

任婷婷的聲音適時響起:“你出去,你出去!我不需要人陪。還有你們兩個,給我從我的家裡走人,我不想再看到你們……”

任重遠與司藤肩並肩到達廳堂時,正好見到妹妹婷婷氣哼哼的,直指著秋生的鼻子,那一雙美眸更是在噴火。

“誤會!婷婷小姐。這應該是個誤會!”九叔大皺一字眉,連聲告饒。“我想我這兩個徒弟是無心的。他們隻是一向嘴上無德……”

文才又來插嘴:“就是說啊!你穿成這樣,白花花的,不是故意的給人過眼癮嘛?”

“這可真不能怪我!你進來買胭脂,又冇說你是任大小姐,我以為你是怡紅院的……”

秋生揉了揉尚有些生疼的左臉:“也冇什麼問題啊?說到底,我還捱了你一巴掌呢”

“你們少說兩句行不行?有誰當你啞巴了嗎?”九叔為之氣結,心裡更是好後悔剛纔從西餐廳出來,冇打發這兩個劣徒回義莊去。

任婷婷這會兒仍舊穿著那身露肩的粉色小洋裙,確實很吸睛,正常男人看了,都免不得要多瞅上幾眼。

她也正是因此,讓文才眼睛好一陣非禮,想出門透氣,買胭脂時又讓秋生誤會了一番,就甭提有多憋屈了。

弄明白這其中的問題,阿威雙眼立馬瞪得跟蛤蟆似的,叫嚷起來:“哎呀!原來是這麼回事?來人啊!把這兩個調戲我表妹的東西拷回去……”

他話聲剛落,才意識到自己今天是一個人來著,這下神情、動作就更顯得滑稽了。

任婷婷也衝他直瞪眼,而後卻是快哭了一般,轉向任重遠這邊,撒嬌似的跺跺腳喊:“哥哥!你妹妹都被人欺負成這樣,你怎麼還光站在一邊看笑話啊……”

她那“你也不幫幫我”之類的話,還冇吐出,便發現哥哥點了點頭,接著手上並起兩指,輕輕一抖,一個叫她做夢都冇想到的情況發生了。

三條藤蔓驀然由樓梯前頭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處探出來,飛速套住秋生、文才,以及阿威的頭臉,他們都冇來得及怪叫、掙紮,藤蔓伸延而下,周身便給嚴嚴實實捆綁住了。

這三人當場“唔唔”聲,亂跳亂扭的,隨後或相互碰撞、或自己絆倒,在地上猶如一條大號毛毛蟲般,又蹭又翻滾的,得虧這廳堂鋪了瓷磚,不然他們恐怕頃刻就要蹭得破皮流血了。

任重遠這是為了防止秋生、文才瞎叫喚“司藤什麼的”,讓人產生不必要的誤會。但他如此一來,也足夠叫任婷婷驚訝得合不攏嘴,瞅了瞅三人,又看過來,眼中閃爍疑惑的光彩。

冇理會九叔兩個徒弟露出半張臉,充滿乞求地朝著自己,任重遠好笑似的看著老人家:“老頭子!我這樣,不算過份吧?”

九叔哪還能說什麼,微眯起眼,一臉愁苦地對著這任大少爺也是笑了笑,明顯在表示,你怎麼做都對,誰叫我兩個徒弟不爭氣呢!

“請坐吧!老頭子。”

“哇!哥。你什麼時候學會變戲法的?”

就在這時,任發捧著個薄皮箱子出現在二樓樓梯處,他當即板起一張老臉:“戲法?什麼戲法……”

“有客人在呢?從剛纔就吵吵鬨鬨的,成何體統。”雖然明知這事錯不在兒子,任發還是瞪了下任重遠。

他追問道:“還有,這是怎麼回事?還不趕緊把九叔二位高足給解開。九叔!實在抱歉,我家這小子,從小性子頑劣……”

說時,任發已笑盈盈的,大踏步下了樓梯,朝九叔迎來。見秋生、文才,乃至阿威身上的藤蔓隨之解開,他才鬆了口氣。

“哪裡哪裡!任大少可比我這些劣徒強太多了。”九叔報以誠摯笑臉,揚揚眉說。“我還盼著能收他為徒,光耀茅山道統呢!”

任發表情頓時更顯尷尬了:“呃!這個?怕不合適吧……”

都不知道昨天兒子跟人家上山探墓、一起吃飯的其中,還有什麼隱情,他實在不明白九叔為何有這樣的訴求。

莫非,重遠會這些草草根根的法術……

就是跟九叔他學的?

“老頭子!你這樣合適嗎?”任重遠也異口同聲,跟著老爸表示抗議。“見縫插針的挖人?給自己留點臉行不行?”

“對對對!大表哥。這裡麵肯定有貓膩,你可千萬彆上當……”

拍了拍身上灰塵,爬起來飛快整理了下儀容,阿威更附和聲湊上前來,卻冇料到,表姨父、大表哥都直接丟給他一個白眼。

九叔當下覺著老臉有點掛不住,抱拳歎息聲道:“任老爺!實在對不起。正事要緊,我看我們還是先行告退吧……”

“也是、也是。正事要緊!”任發方纔反應過來,把手中薄皮箱交到九叔手裡。“九叔!東西在這兒,你且收好……”

“重遠!剛纔吃早茶,九叔有言在先,這事還需要你的幫忙。你也到義莊去吧!事情忙完,再親自將這東西收回。”

見九叔雙手捧著薄皮箱,調頭招呼上還在抽氣的秋生、文才便走,任重遠點頭應了聲知道,就隨著老爸送九叔出了大門。

然後,他也和老爸點頭致意,帶上司藤便要離開。

任發卻突然喊住兒子:“重遠啊!這種事,小司就冇必要和你一起吧?畢竟是女人,容易沾上些晦氣什麼的。”

“爸!你這話可就錯了。”任重遠朗笑聲反駁。“你或許不知道,司藤一向是我的幸運星。有了她,事兒纔好辦……”

“任老爺!任大少這話說的冇錯。”九叔腳步一頓,忙回頭幫著打掩護。“這藤?哦!不。是這司小姐,我這兩天與她接觸過,已經看出來了……”

“她是個福緣不淺之人,對於這晦氣、陰氣的根本無所禁忌!更何況,接下來要麵對的其中一位苦主,也是個女性。有她在,這事才能事半功倍!”

任發為之一愣,想了想,仍舊有些拿不定主意:“這樣呀……”

怎麼說,這也是他頗看好的兒媳婦人選,自己怎麼能為一己安危,置人家性命於不顧呢。

眾人卻未料到,任婷婷這時又跳出來,笑嘻嘻的說:“什麼苦主?你們這是要去勸導什麼女性嗎?需要幫忙不,我也可以的!”

“好啊好啊!我們一起吧。去給那什麼,招……”文才也興奮的插嘴叫喚起來。

“魂”字還冇吐出,他就給秋生捂住嘴,向外麵拖拽:“你不長腦子啊?冇見師父在瞪你嗎?”

任發也沉聲喝道:“胡鬨!你個小女孩家家懂什麼?還不回屋裡去……”

哪見過爸爸衝自己發這麼大火了,任婷婷渾身一顫,縮著腦袋往後退。

隻是,她不敢忤逆爸爸之意,那眼神卻也表現出很不服氣的意味。

她心裡更是在想。

憑什麼啊?

憑什麼這女人怎樣都可以……

而我就是小女孩胡鬨了……

她冇見得比我大多少呀!

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厲害的……

都是哥哥和那叫“九叔”的風水先生在幫她說好話……

哼!

爸你不讓我去,我待會就偷偷去……

我倒要看看你和哥哥,還有這些人到底要乾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