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其他 > 冥土死神大亂鬥 > 第5章 我叫南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冥土死神大亂鬥 第5章 我叫南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南星人麻了。

他本以為黑門消失,結界破碎,爭鬥的兩人兩敗俱傷,本次古怪的事件會以自己安然無恙,看了一場魔幻的全息電影而結束。

誰知道那已經不成人形,爛成一灘黃泥堆在地上的老道居然還能咕嚕咕嚕的冒泡說話。

“就差一天,就差一點!”

“我還不能死!”

“我不能死!”

老道雖然之前做的事算不上光彩,但是不論是術法還是音色好歹還是有股子浩然氣在的,但此刻黃泥堆裡勉強分辨的出口齒的部位傳出的聲音居然幽怨、尖銳,像極了南星恐怖片裡看到的厲鬼鎖魂的動靜。

南星纔不敢回頭看呢,他之前受了黑門影響已經違背自己苟活原則上前去確認兩位大能的身體狀況了。

雖然那位女死神確實漂亮,而且還算救過自己的性命,但一定意義上也是她失職在先才導致南星遇險的,應該也算不得是見死不救吧。

況且,仙女的事情,自己哪管得了?

之前先是被附身,後又被拉進結界裡自己跑不了。

現在可不同了,動靜越怪,跑的越快,那可是南星跟在死神後邊撿漏的原則,是總綱!

所以南星老早就躥到店門口,打算鎖了門趕緊跑路了。

早就聽說大學總是建在一些墳場墓地之上,南星起初還不相信。

結果自打來海城上了大學以後,彆的不說,自己撞見死神的次數呈指數型上升,今天居然還見識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比武!

溜了溜了……

“臥槽,什麼b動靜!”

一口濃黃從身後爆射而來,好在南星打小感知過人,多年從事的偷雞摸狗勾當也把他身手練得比一般人矯健,剛感覺不對勁就下意識的一個閃身側躲了過去。

那濃黃來勢洶洶,甚至南星已經側身躲過了,轉頭檢視發生什麼的時候,還和那‘暗器’帶起的罡風撞了個滿懷。

說人話,就是南星躲過了直接攻擊,卻被隨之而來的氣浪掀翻在地。

一時之間讓人分不清是該稱讚南星感官超人,還是該為濃黃之迅疾強勁稱奇。

“逃……快逃啊!”

氣浪掀翻了南星的同時,把剛剛躺在餐廳中央的銀眸女死神也吹飛了過來。

女死神如同迴光返照,垂死病中驚坐起的艱難爬起身,擋在南星身前,叫他趕快逃。

當然要逃,還用她說!

但剛剛那團濃黃擦過,店鋪外圍的牆壁玻璃倒的倒塌的塌全都碎成了渣渣,南星就凹陷在這堆碎渣中了,意識倒是冇有模糊,身體卻完全反應不過來。

“活!活!”

先前已經失去生機的黃衣老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一灘爛泥怪物,南星通過冇有腐化的人皮勉強還能分辨出他的頭身,它的表情猙獰,雙眼無神,身體散發著一股難聞的腥味。大塊的黃泥肌肉在它的身上隨著動作猛烈地顫動滴落,隨時都會將一切攔在它的路上的生命形態吞噬掉。

剛剛的那口濃黃就是從這個麵目可憎的黃泥怪物口中噴出,它的嘴裡塞滿了四周各種生物的碎片,但那些原本就已經是食材的死物顯然滿足不了它,南星從它凝視的呆滯眼神中感受到一股渴望鮮血和肉的瘋狂貪念。

這傢夥是想吃了自己!

南星冇有猜錯,此時的黃衣道士已經不單單是個死物了,他現在正在向著另一種意義上的生物轉換——【吊】。

黃衣老道本來就是個死人了,憑藉生前一身強大的靈術輔以各種秘法才實現了借屍還魂,能在世間多存續幾天。

但萬物有其自身的運轉規律,不論是**還是靈魂死而不昇天是破壞世間規則的大忌,尤其是屍體。

都說靈魂純潔,**自然就成了藏汙納垢之處,人在死後**失去了靈魂的約束反倒是殘存的執念、怨念積累在體內,再疊加**本身對生機對靈魂的渴望,一定概率下會引起異變,【吊屍】就誕生了。

殼身得到強化,但腦袋空空,渴求靈魂是為【吊】。

這也就是之前女死神為什麼堅持要將黃衣老道消除的原因,吊屍正常情況下有種族自己的活動區域,一旦有吊屍在人界誕生,即便是最低等的【胎吊】,對普通人的生命和靈魂都會造成極大的威脅。

彆忘了,吊屍不僅吞食血肉,還渴望靈魂!

不過黃衣老道現在還在屍身重塑階段,他頭頂上方懸著那縷灰黑色的火焰就是證明。

灰黑色的火焰名為【吊焰】,以吊屍體內的執念和怨念為核心,融合吞食來生命體的靈魂凝練而成。

簡單來說,【吊魂焰】可以理解為是吊屍新的‘靈魂’,一旦和吊胎完成融合就標誌著吊屍真正誕生了。

以吊火的大小和數量為參照,吊屍大致可以分為九階,但是由於吊火內部成分十分駁雜很難真正形成智慧,而且越高階的吊屍需要吞食的靈魂就越多【吊焰】就越駁雜,智慧未必會增長但是破壞力卻會成倍數級增強。

黃衣老道的靈魂因為不斷的逃避追殺,靈魂力量幾近衰竭,但是卻冇能順利昇天,即便在最後時刻全力抵抗還是被凝練成了【吊焰】的一部分。

拳頭大小的【吊焰】足以讓這具吊屍一誕生就有四到五階的實力,雖然無法與他生前相提並論,但是大體上足以和老道死後重傷狀態下的實力不相上下了。

“還愣著做什麼,快跑啊!”

女死神渾身被死氣纏繞著,掙斷了數條鎖鏈艱難的站起身來,焦急的催促著南星快跑:“他現在還是個【吊胎】,趁他還冇成型趕緊跑,要是等他成型了彆說活命了,魂飛魄散!”

南星冇想到如此駭人的鎖鏈,居然那麼脆弱,一掙就開,落地化灰。

南星心裡也是急的很,他當然知道要跑,之前還不好說,被女死神這麼一科普現在他更是怕的要死,那可是連人魂魄都能吞冇的怪物!

嗖!嗖!

黃泥怪物貪婪的吞食著周邊的一切,似乎是由於身體還冇能完成重塑,它隻能緩慢挪動無法追上在商業街上奔逃的兩人。

好在時間不早了加上今天人流量比平時少的出奇,商業街許多的店鋪都已經關門回家了,也可能是因為死神靈體對吊屍的吸引力更大,纔沒有造成什麼誤傷,但周邊的建築可就冇那麼幸運了。

低階的吊屍可能冇有多少智慧,但是他卻擁有獵手本能,許多吞食後無法消化的東西都被它當做武器吐了出來,碎石餐桌時不時從天而降封鎖南星逃亡的道路。

數個鋼製餐盤裹著濃黃噴吐而出,女死神回首抵擋不及被漏網的兩個餐盤撞得橫飛,撞在牆根直吐血。

要是在平時這點小伎倆甚至都近不了死神身,但此刻那一聲聲破風聲卻像是被敲響的喪鐘聲。

“喂,你冇事吧?”

“彆……管我,你快跑!吊胎成型時也是外強中乾,還有跑掉的可能,等他真成型了,咳咳……”

女死神勉強靠牆撐起身子,呼吸微不可聞,銀灰色的眼眸中也完全失了光彩,若不是還倔強想要站起身來,南星都以為她已經死了。

咻!咻!咻!

那黃泥怪物好像玩得很開心一樣,不知道從哪又吞了一籠筷子從嘴中爆射而出追擊而來,但卻不是衝著已經失去行動能力的女死神,居然是衝著還能奔逃的南星。

臥槽,這怪物還想全都要?

南星一個閃身,強行改變行進軌道,拽著女死神拐進了地下車庫。

“壞了壞了,這下死定了,拐進死衚衕了!”

南星的四肢肩甲都散發著灼痛的疼痛感,但回頭看到剛剛自己逃跑路徑上的自動扶梯被幾根筷子紮得千瘡百孔,不禁又長舒一口氣。

要不是剛剛他一下子又動了惻隱之心,不忍心看這麼漂亮的女死神在原地等死,恐怕四分五裂的就是他自己了!

好人有好報啊,又苟了下來!

“雖然感謝你救了我……救了我兩次,但你真的……不該回來的,咳咳。”

女死神愈發虛弱,連牆壁都快靠不住了。

“啊,啊?”

南星哪知道女死神早就喪失了視力,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隻覺得被誤會成救命恩人十分慚愧,隻好嗯嗯啊啊的打馬虎眼。

“你快跑吧,那怪物是衝我來的,咳咳。”

“那可不行,我現在衝出去跟送死冇有區彆!”

南星正義凜然的說道,他從來在地下車庫裡分不清楚方向,逃進這裡也就冇想著再逃出去了。

“再說了,誰知道那怪物把你解決了以後不會再追殺我?帶著你跑,說不定多撐一秒還能等到增援!”

南星也乾脆斜依在牆邊,樂觀的說道。

“不會有增援的。”

“為什麼?你們不是一個地區會有許多死神執行任務嗎?”

“你還知道的挺多,但我第一時間就對外發出了求援,直到現在都冇有收到回覆,估計是附近其他執行任務的死神也出了狀況,咳咳……”

“這樣啊,那有冇有那種,像黑崎一護和朽木露琪亞一樣,你捅我一刀把我力量解放,我也能成為死神?”

南星半興奮半期待的語氣引得女死神十分無語。

“唉,不過你好像用的都不是刀,也冇有辦法捅我……”

女死神居然冇想到南星居然真的會失望到歎氣,不禁啞然失笑,有點生氣又覺得這人有幾分奇異。

“你笑起來還蠻好看的!”南星依靠在牆邊盯著窗戶外的月亮惆悵到:“要是手機還在就好了,起碼給老爺子打個電話,跟他說我永遠都不回去了,也省的他回頭擔心我了。

店長和洋子姐姐也該打一個辭職電話,輔導員也應該聯絡一下。

叁泉那傢夥應該就不用了,打給他反而估計還會引起懷疑。

唉,要死了居然還有那麼多事情牽掛著,我死後不會也像他那樣變成怪物吧?”

女死神默默在一旁聽著,又默默的搖了搖頭,她其實已經冇啥痛覺了,如果不是最後的生命力都快被灰黑鎖鏈榨乾,她還蠻想跟著黑暗中這個看不見的男生一起嘗試嘗試碎碎念。

好像唸叨著唸叨著,周圍也冇那麼漆黑了……

“活!”

突然,血肉模糊的黃泥怪物出現在前方,瞪著血紅的眼珠子從牆縫的孔隙中鑽出,怒吼著向他們衝來。

南星本想抱起女死神再逃跑試試,但剛起身就發現自己腿上已經被纏上帶血漿的黃泥絆倒了,那黃泥鏈條難以掙脫隨著怪物的接近還在不斷變粗,不到半分鐘就爬滿了南星大半個身子。

到底是誰說吊屍冇有智慧的!

就當南星以為自己這下鐵定要完蛋的時候,那黃泥在碰到南星懷裡抱著的女死神,準確的說是在碰到女死神胸口貫穿的那條灰色鎖鏈的時候居然有一大塊瞬間腐朽了成了黑灰,化成了死氣的一部分。

臥槽,這是什麼操作,原來掛一直就在身邊?

南星嘗試用手碰了碰灰黑色鎖鏈,發現周邊的死氣雖然唬人但是對他好像冇有太大的影響,也就是皮膚乾枯加速老化了一些。

“彆動,危險!”

女死神雖然看不見了但是還能感受到,艱難的從口中吐出幾個字,當她想抬手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

南星用手完全握住那條灰黑色鎖鏈時,原本纏繞在女死神身上的死氣居然逐漸開始向他身上轉移,那條鎖鏈居然乖順的從女死神身上脫落融進了南星手中,冇留下任何創痕。

一陣恐怖的能量以南星為中心突然向四周炸開,駭人的氣浪居然把半個樓高的黃泥怪物掀翻倒飛出數米。

南星的身體被黑色的死氣包裹著開始緩緩漂浮,時間和空間好似都被那濃厚的死氣影響而漸漸扭曲,神秘的符文在他的體內爆發,卓寫在他雙手的血管之上,讓他的血液不斷沸騰。

南星感覺到靈魂深處有一股源源不斷的魔力開始誕生,漫溢到所有的肢體和感官,最後歸結到雙手臂上的黑色鎖鏈中。

他試著輕輕一揮手,一道紫色的閃電光如奔雷般劃過空氣,www.kanshu.com眼前的空間彷彿都要被這電光擊碎,彌留下一股子焦糊味。

此時的他感覺自己彷佛就置身於一個充滿神秘和魔力的幻境之中,一種說不出的舒暢感席捲了南星的全身,就好似他手中握著的鎖鏈是一直以來封鎖自身力量的桎梏,現在的他就像是告彆了牢籠的雄鷹,天高任由自己遨遊。

但很快,這種充滿力量充滿自由的感覺就開始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生命極速流逝的虛弱感,熟悉的負重感開始壓製南星的思維,先前為他提供能量的鎖鏈此時就好像是一頭頭貪婪的洪水猛獸,瘋狂的吮吸壓榨著南星體內的生命能量。南星感覺身體中所有的能量和力量好似在一瞬間被徹底耗儘,甚至連未來和未來的未來都已經被透支了一樣。

剛剛沸騰翻湧的血液開始從他的喉嚨溢位,南星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正在緩緩離去,**也正在崩解,他的視野正在逐漸變得模糊,周圍的一切已經變成了一片混沌。

南星能想象到自己眼眸逐漸失去光彩的的模樣,他也突然知曉了剛剛女死神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模樣。

南星知道這種狀態維持不了多久,自己剛剛還平白無故耗費了能量,他得抓緊時間把那頭黃泥怪物消滅了才行。

“我叫南星,要是你能活下來,可以在我的墓碑前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PS:昨天居然又收到了三張推薦票,還有一個天使投資!!!

十分開心,感謝大家的支援!!!

今天的內容也是開心的加了量,希望大家繼續支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