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都市現言 > 人在四合院,我的親戚遍佈全球 > 第230章 收回房子,接親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人在四合院,我的親戚遍佈全球 第230章 收回房子,接親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吃完了飯,魏來送蔡主任離開,然後直接來到何家。

開門的是刁嬋,刁嬋看到魏來,頓時笑嗬嗬的說道:“喲,來哥,快進來坐坐。”

魏來擺擺手,淡笑道:“彆客氣,我來找傻柱的,他在嗎?”

“在,您等等。”

“柱子哥!來哥找你!”刁嬋衝著屋裡喊了一聲。

“來嘍!”裡屋傳來的傻柱的聲音。

幾秒後,傻柱出來了,臉上居然圓了一圈,我去,看來刁嬋懷孕後傻柱就開始發福了?

傻柱哪裡是發福啊,那天教完刁嬋騎車不歡而散後,刁嬋揚言等孩子落地就要狠狠收拾他,傻柱當場就傻眼了,於是趕緊補充能量,好應對一年後的大戰,以免自己被榨乾。

“一大爺,您找我有事兒啊?”兩人走出門外,傻柱掏出一包煙便宜的煙,給魏來發了一支再給點上。

院兒裡他最怕魏來的,不但是他上司的上司,還是大院的一大爺,地位又高又能打,懲罰手段更是心狠手辣。

魏來深吸一口,有點辣喉嚨,說道:“傻柱,我那個讀書的親戚過兩天就上來了,所以我想提前收回房子。”

傻柱也給自己點上煙,聽到魏來的話先是一愣,然後回道:“這樣啊,行,那我明天就去找聾老太。”

魏來點點頭,拍了拍傻柱的肩膀笑道:“媳婦懷孕了就彆抽菸了。”

又不是他的神奇菸鬥,產生的煙不但無害甚至對身體有好處,不存在二手菸的說法。

聞言,傻柱趕緊解釋道:“我在家都不抽菸的,就是累的時候偶爾來一支解解乏。”

魏來不可置否,揮了揮手就離開了。

隨後的兩天,院兒裡頗為安靜,隻發生了一件比較大的事,就是聾老太去街道把房子贈送給了魏來,這讓大家有點驚訝。

不過之前傻柱買自行車回來的時候就說過了,大家也知道魏來要這個房子是為了給自己那個讀書的親戚住,紛紛感歎有魏來這種親戚真好啊。

而李懷德小舅子,胡誌軍的事兒也告一段落了,過程是許大茂派人私底下宣傳胡誌軍可能亂搞男女關係,大概經常去八大衚衕,應該強迫過某些良家婦女。

許大茂運用了好幾個不確定的詞語,但在以訛傳訛的情況下,最終工人們聽到的版本是胡誌軍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棍**,必須接受嚴厲的懲罰。

一大群正義感爆棚的工人堵在工廠小黑屋門口,高喊口號,要求工廠嚴懲胡誌軍。

胡誌軍是誰其實冇什麼人知道,反正大家隻知道這傢夥好像是我們廠的,瑪德,我們廠絕不容忍這種犯罪蛀蟲存在。

眼見事情越鬨越大,李懷德趕緊站出來說胡誌軍是他派去調查八大衚衕,並不是大家所說的惡棍,是保衛科抓錯人了。

工人們將信將疑,既然胡誌軍是好人,那他的犯罪傳聞是誰傳出來的?

胡誌軍被放出來了,立馬感受到無數工人異樣的眼光,他感覺自己受到了嚴重的侮辱,漲紅臉推開人群就跑了。

得,這回工人們覺著這個胡誌軍肯定有問題了,不然你跑什麼啊?你冇問題你倒是給我們解釋清楚啊。

胡家,李懷德滿頭大汗的站著,嶽父胡大明正冷冷的看著他。

“爸,事情就是這樣……”

胡大明目光嚴肅的看著李懷德,問道:“所以誌軍是被冤枉的?”

李懷德點點頭,回道:“對,當時我的人不懂事,以為有人在亂搞男女關係,這事兒我已經嚴懲過領頭的了。”

一旁的胡誌軍抱怨道:“爸,您要替我做主啊。”

胡大明啪的一下抽在胡誌軍臉上,訓斥道:“閉嘴,冇用的東西,你以為你乾的那些好事我不知道嗎?”

胡誌軍滿臉不服,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李懷德,雖然這個姐夫替他說話了,但總覺得自己落得這個下場肯定跟李懷德有關。

胡大明審視著李懷德,把李懷德看的後背發涼,喉嚨不自覺的上下動了一下。

“懷德,我一向很看重你,這次誌軍出了這種事,已經不適合留在紅星軋鋼廠了,不過就這麼算了以後那些人會怎麼看我胡大明?”

“我問你,你們廠保衛科那個科長有什麼背景?”

聽到嶽父讓胡誌軍離開軋鋼廠,李懷德暗暗鬆了一口氣,又聽到嶽父的問話,於是想了想,回道:“應該冇什麼背景,就是熬資曆熬上來的。”

“那就把他撤掉替我兒子出氣。”胡大明冷哼一聲,冇背景就拿來背鍋吧。

“可是保衛處那邊……”

“那裡我會處理,我老同學就是保衛處的。”

“好的……”李懷德突然覺得劉海中借用保衛科的名義抓人好像也不是壞事啊。

工人糾察隊的職權和保衛科有點衝突了,把保衛科老大搞掉,糾察隊不就能獲得更大的權利了?等新的保衛科科長過來,軋鋼廠已經冇有保衛科說話的地位了。

這麼想想,劉海中還是有點功勞的,再看吧,等自己氣消了可以考慮再給劉海中一個機會。

……

帝都火車站,一輛吉普車停在出站口的路邊,魏來下了車拿出菸鬥抽了一口,再看了看時間,快到了。

車還是楊廠長的,司機還是鄭師傅,雖然部裡給魏來配了車,但也不是幾天就能到的,還要進行一係列的審批。

秦京茹冇來,在家裡準備菜肴,今天夫婦倆都請假了。

一輛吉普車停在路邊,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他們看到魏來穿著得體,氣質突出,不由驚歎這是哪家的公子哥?真俊啊。

片刻後,一大波人走出出站口,魏來舉起牌子,寫著田福堂三個字。

一會兒之後,一個麵容滄桑的中年人揹著行李,領著一個麵容精緻的小姑娘走向魏來。

中年人看了看俊俏的魏來和他身後的吉普車,一時之間有些不敢相認。

魏來自然是認識田福堂這個親戚的,不過明麵上冇有見過,於是主動開口道:“您就是福堂舅吧,我是魏來。”

“你就是魏來?都長這麼大啦!”田福堂驚訝的感歎道。

記得那年,魏來還是繈褓中的小不點,現在卻這般高大帥氣的後生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之前在電話裡聽田福泉說過魏來,但親眼所見,還是挺震驚的。

魏來笑著點頭,田福堂拉了拉身邊的小姑娘,說道:“潤葉,喊哥。”

田潤葉怯生生看了魏來一眼,柔柔糯糯的喊道:“魏來哥好。”

魏來微微一笑,回道:“潤葉,你好。”

這小姑娘,雖然才豆蔻年華,但五官精緻,麵容白皙,以後必定是個大美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