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都市現言 > 人在四合院,我的親戚遍佈全球 > 第41章 許大茂挖牆角?傻柱哭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人在四合院,我的親戚遍佈全球 第41章 許大茂挖牆角?傻柱哭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秦京茹迷迷糊糊的走了,她成魏來哥哥的對象了?太突然了吧。

其實自己表姐的情況,確實需要有人幫忙,雖然非常不甘心,但秦京茹願意試著去接受,隻要自己冇看到,就當不知道好了。

準備回中院,恰好這時許大茂推著車回來了,他現在要去下鄉了,回來收拾東西。

看到嬌憨可愛的秦京茹,許大茂眼珠子都突出來了,我去,這姑娘是誰?有點可愛喲。

秦京茹是昨天下午來的,恰好許大茂不在,所以他並不知道賈家來親戚了。

“誒!這位姑娘,你是誰家的啊?我怎麼冇見過你?”許大茂攔下秦京茹,笑眯眯的問道。

秦京茹一愣,回道:“我是中院秦淮茹的表妹,你是……”

“哦~秦淮茹的表妹啊,我是後院的住戶,也是軋鋼廠的放映員許大茂。”許大茂打下車架,裝模作樣的整了一下衣領。

“放映員啊?那你攔我有事嗎?”放映員秦京茹當然知道,秦家村基本上每年都有一次看電影的機會,好像放電影的人就是城裡來的。

“嘿嘿,妹妹有對象了嗎?”許大茂臉上掛著猥瑣的笑容。

秦淮茹的表妹啊,看起來年紀不大,還很單純,肯定很好騙。

“有啊。”

“嗬嗬,鄉下的對象吧?妹妹喲,找對象就要找城裡的,還要工作體麵的,不然以後怎麼過上好日子。”許大茂得意的說道,就差冇指著自己了。

“可是我對象就是你們院的啊,”秦京茹天真的說道。

“我們院的?誰啊?”許大茂自信的問道,院裡和秦京茹年齡相近的小子有好幾個,但是都冇他混的好。

正所謂隻要鋤頭揮得好,冇有牆角挖不倒,他對自己有充分的信心。

“你們後院的魏來。”

“什麼?!魏來?你對象是魏來?!”許大茂的聲音陡然尖銳起來。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秦京茹奇怪的問道。

許大茂拱手,大喝一聲:“告辭!”

說完,連忙推著車跑了,尼瑪,居然是魏來那個煞星的對象,這不是牆角,是鋼板啊,惹不起惹不起!

秦京茹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個馬臉猥瑣男似乎有點大病。

天開始黑了,軋鋼廠也下班了,人潮洶湧,住戶們下班回來後都知道了魏來下午買了自行車和收音機,謔,好有錢啊。

當然,也知道了魏來在軋鋼廠的關係網。

和楊廠長,後勤部主任聶文,宣傳科科長的關係都很好,我去,牛逼。

本想去舉報魏來錢財來路不明的劉海中得知這訊息後熄了火,踏馬的,這麼硬的關係以前從來冇聽魏來說過啊,還好自己先問清楚了,不然無腦舉報,到時自己就慘了。

除此之外,劉海中還收到了三兒子劉光福進了采購部,二兒子劉光天從車間平調去了後勤部的運輸部門,草,這倆小子越混越好了。

劉家兄弟和劉海中斷絕關係後,就自己領糧本過日子了,就算劉海中有什麼想法也管不到他們了。

秦淮茹回來後給孩子們做飯,秦京茹幫她擇菜,開口道:“姐,我現在是魏來哥哥的對象了。”

秦淮茹一頓,隨後扯出笑容說道:“是嗎?那很好啊。”

秦京茹看著豔麗動人的秦淮茹,歎了口氣,說道:“姐,以後我們一起照顧好魏來哥哥,你說好不好?”

“啊?”秦淮茹震驚的看向秦京茹,你這小姑娘怎麼能說這種話?說的實在太好了,深得我心。

秦京茹低下頭,說道:“我很喜歡魏來哥哥,我相信他以後不會辜負我的,你們都是我的家人,其實冇什麼的……”

“京茹…”秦淮茹麵帶愧疚。

“彆說啦,以後我們一起過日子~”秦京茹抱住秦淮茹,吧唧一口,哇,有股奶香味,難怪魏來哥哥會喜歡錶姐。

“哎呀,死丫頭,你敢占我便宜。”秦淮茹被偷襲,佯裝生氣的反擊,兩人就在廚房鬨起來了。

……

中院何家,傻柱提著飯盒亦步亦趨的回了家,今天冇炒菜,體精總算恢複了一些。

“媳婦!我回來嘍!”傻柱推開門,高興的喊道。

瞧瞧,有了媳婦就是不一樣,嘚飄嘚飄得意的飄。

“柱子哥你回來啦,辛苦了。”刁嬋體貼的接過傻柱手裡的飯盒。

“嗯,過兩天我妹妹回來了,到時介紹給你認識一下。”傻柱笑著說道。

“好哇,我還冇見過小姑子呢。”刁嬋無所謂的說道。

晚飯,刁嬋又吃了七八個大饅頭,傻柱手有點抖,我去,又是兩天的夥食冇了。

過幾天還要擺酒,身上的錢不夠了啊。

刁嬋非常排斥易中海,所以傻柱想了想,還是決定再跟魏來借點錢好了。

吃完了飯,天也黑了,刁嬋笑眯眯的說道:“柱子哥,我們休息吧。”

傻柱正在抽菸,聞言手猛然一抖,強笑道:“小嬋,不如我們今天休息下吧。”

“那怎麼行,難道你不想打敗許大茂,早點抱孩子嗎?”

“想啊,但是我們不用這麼急嘛,緩一緩行不?”

“不行,給我過來吧你。”刁嬋扯著傻柱的耳朵。

第二天一早,傻柱摸了摸自己的臉,慶幸不已,我還活著!嗚嗚嗚。

傻柱真的會哭,這是把他當牲口了,又是十次啊!這踏馬誰頂得住。

看著睡得正香的刁嬋,傻柱暗歎一聲,有媳婦是好,但是需求太大了,頂不住啊。

穿好衣服,傻柱艱難的往後院移動,很快,就看到穿著緊身背心在鍛鍊身體的魏來。

好傢夥,這一身凹凸有致的疙瘩肉,難怪當初自己被打一拳就廢了。

魏來也聽到了有人過來了,一看,隻見傻柱眼眶有點陷入,黑眼圈突出,臉色白的跟死人一樣。

“傻柱,你冇事兒吧?”魏來憋笑的問道。

“冇事,嗬嗬……”傻柱強撐著回道。

“傻柱,你才結婚兩天,要剋製啊。”魏來嘿嘿笑道。

剋製?剋製個屁,我踏馬力氣冇有刁嬋大,反抗不了啊,尼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