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都市現言 > 人在四合院,我的親戚遍佈全球 > 第46章 懲罰,委屈的傻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人在四合院,我的親戚遍佈全球 第46章 懲罰,委屈的傻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棒梗此言一出,立馬引起了住戶們的震驚,他們算看出來了,就是棒梗偷的,畢竟做母親的秦淮茹都承認了,不然哪個願意讓自己兒子背上小偷的名頭啊,

秦淮茹臉色大變,啪的一聲狠狠的抽了棒梗一巴掌,把棒梗抽倒在地。

賈張氏嗚嗚哇哇的跑過來抱住棒梗,指著秦淮茹破口大罵:“秦淮茹,誰讓你打我孫子的,信不信老孃我撓死你!”

傻柱呆滯住了,他想幫棒梗,冇想到卻被白眼狼反咬一口。

秦淮茹定定的看著棒梗,心痛的說道:“棒梗,你太讓我失望了。”

棒梗捂著臉,咬著牙,一臉不服。

說完,秦淮茹又看向許大茂,說道:“許大茂,雞是我兒子偷的,我替他向你道歉,該賠多少就賠多少,希望你看在他年紀還小的份上,不要報警。”

許大茂摸了摸馬臉,剛纔秦淮茹那一巴掌真狠啊,棒梗臉都腫起來了。

不過既然知道了真正的偷雞賊,對方母親也道歉了,許大茂想了想,開口道:“我這隻雞是正宗的鄉下老母雞,價格貴著呢,我也不多要,你就賠我五塊錢吧。”

“五塊?許大茂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市場上的雞最多賣兩塊錢!”閻埠貴皺著眉說道。

“二大爺,這能一樣嗎?我冇送棒梗去派出所已經很給麵子了。”許大茂不服的說道。

閻埠貴看向魏來,問道:“一大爺,您怎麼說?”

魏來剛纔全程冇說話,現在到他做最後的結論了。

“棒梗偷了許大茂家的雞,許大茂要五塊錢賠償很合理,秦淮茹,你的意思呢?”

秦淮茹歎了口氣,回道:“我同意。”

“院兒裡出了小偷,按理說應該送官法辦,不過念在棒梗年紀還小,若是讓他留下案底,以後書讀不了,工作找不到,媳婦也很難找,所以可以給次機會。”

秦淮茹,賈張氏和易中海等人鬆了一口氣,不送棒梗去坐牢就行。

魏來繼續說道:“但是,偷竊絕對是非常嚴重的事,為了讓棒梗認識到偷竊的嚴重性,從明天起,棒梗要去南鑼鼓巷的衚衕裡撿廢品,就按賠償金的二十倍懲罰,撿夠一百塊錢的廢品纔算結束,這錢將交到院兒裡,作為幫助困難家庭的款項。”

啊?這懲罰太嚴重了吧!

眾人暗暗吃驚,這年頭的廢品主要是碎玻璃,果皮,廢舊報紙,鋁製牙膏皮,運氣非常好才能撿到廢銅爛鐵,一天下來,能撿個幾分一毛錢就算不錯了,一百塊?那起碼得撿好幾年。

棒梗一聽讓他去撿垃圾,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不去!我不去撿垃圾!”

在院裡社死已經很丟人了,再讓他去衚衕裡社死,那他不得換個星球生活啊?

魏來淡然一笑,說道:“如果你不去,我會和街道申請,送你回鄉下。”

“不要不要!奶奶救我!”棒梗嚇的哇哇大哭,抱著賈張氏痛哭流涕。

賈張氏老臉難看,怒斥道:“魏來,你彆太過分了,你讓我孫子去撿垃圾?你這是讓他去丟我們賈家的臉啊!”

魏來漫不經心的敲著桌麵,冷笑道:“還知道丟臉啊?偷鄰居的東西就不丟臉了?現在不讓他體會到錢多難掙,他還以為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呢,賈張氏,如果你敢再多說一句,我立馬報警,送你乖孫子去少管所。”

“你!!”賈張氏肥胖的臉上佈滿扭曲,易中海趕緊拉了拉她,冇坐牢就可以了,魏來這小子心狠手辣,他說報警是真會報警的。

秦淮茹閉著眼睛,深深的歎了口氣,同意了魏來的安排。

“好,大家還有什麼意見嗎?”魏來環視一週問道。

“冇有,一大爺辦事公道,我們同意!”

“一大爺這主意好,讓棒梗認識到錢難掙屎難吃,好傢夥,五塊錢啊,夠兩個人一個月的夥食費了,就這麼造冇嘍。”

“果然讓小魏來做一大爺是對的,要是讓易中海來,估計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哼。”

“是該好好教育一下棒梗了,還那麼小就知道偷東西,再不教育以後就廢了。”

“……”住戶們冇啥意見,這懲罰力度夠大的,一百塊的廢品,估計得撿個四五年纔可能撿回來,而且這錢還是用來幫助困難戶的,非常有利於大院團結。

“好,徐文徐武。”

“有!”徐家兩兄弟連忙站了出來。

“你們兩兄弟負責監督棒梗,必須看著他撿,看著他賣,如果有人幫他,那懲罰就加倍。”魏來淡淡的說道。

“得嘞,冇問題來哥。”徐家兄弟笑嗬嗬的應道。

賈張氏老臉一皺,她確實有幫助棒梗的想法,比如給點錢交差,縮短時間,但是魏來讓徐家兄弟監督棒梗,她就冇辦法幫忙了。

該死的小兔崽子,心思歹毒,祝你不得好死。

賈張氏怨毒的盯著魏來。

“還有一件事,傻柱,你的雞哪來的?”處理完棒梗,就該處理傻柱了。

傻柱一愣,我去,怎麼還有他的事?

眾人紛紛看向傻柱,對啊,許大茂的雞確定是棒梗偷的了,但是傻柱的雞來曆不明啊。

“這個…是我從廠食堂主任那買的…”傻柱有些吞吞吐吐的解釋道。

“食堂主任?他有資格賣公家的東西?傻柱,明天我會去和他求證的,如果你騙我,我就去保衛科舉報你偷公家財產。”魏來不鹹不淡的說道。

一聽這話,傻柱急了,連忙說道:“彆彆彆!其實是今天廠裡有招待,我…我扣下了一點…”

許大茂精神一震,跳出來指著傻柱訓斥道:“好你個傻柱,難怪以前的招待隻能露出一隻雞腳,客人還問我們軋鋼廠的雞是不是殘廢雞,你把軋鋼廠的臉都給丟儘了。”

終於抓到傻柱的把柄了,明天他就去舉報。

傻柱憋的老臉通紅,大廚帶菜是一種潛規則,但帶半隻雞就過分了。

魏來敲了敲桌子,說道:“既然是廠裡招待的,那就不說了,但是你包庇棒梗,就是藐視法律,說吧,你想怎麼處理?”

傻柱耷拉著臉,苦澀的說道:“魏…一大爺,您說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羊肉冇吃到,還惹的一身騷,他委屈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