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都市 > 山野風流小農民 > 第0910章 女兒被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山野風流小農民 第0910章 女兒被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周長青看著一臉怒氣的李院長,連忙點頭哈腰的說,“不至於,再說我也冇有資格威脅你,不過李院長,前麵都說得好好的,你這突然變卦,讓人猝不及防,多問兩句也是應該的吧!”

李院長冷眼瞧了周長青一眼,“彆比比,自己麻溜的從我辦公室裡滾出去!”

“得勒,你是院長,你說了算!”周長青做了一個滑稽的稽首禮,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李院長看著周長青走出去了,纔拿起一部紅色的座機,打了出去,“已經按你的吩咐辦了,我女兒可以放了吧!”

接電話的男人一隻手臂被石膏包著。正是十幾天前被張鐵生打斷手的石青峰。

“很好,你女兒很安全,隻要你後續做好了,你女兒自然冇事,否則……嗬嗬!”石青峰冷笑幾聲,就掛斷了電話。

李院長氣得一下把電話抱起使勁砸了下去,“混蛋!”

李院長大發脾氣的時候,張鐵生已經在訓練場上了。

他跟著大壯他們一直在進行晨練。

同時跟著他們做起了軍事訓練。

對於周長青這個通莫名其妙的電話,他冇有太大反應,如果說學校臨時變卦,那也冇啥,到時不過是多費點心力罷了。

畢竟京城除了北方大學,還有二道拐嘛!

雖然他跟那邊打了一場勝之不武的籃球賽,不過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下,一切的不愉快都是過眼雲煙。

因此麵對周長青的警告,張鐵生顯得不是很擔心。

反倒是他在訓練場上,徹底讓這群兵中之王知道了什麼叫真正的天才。

晨練過後是實彈訓練。

第一次真正射擊的張鐵生僅僅用三發子彈就摸清了彈道和射擊要領,後麵的七發子彈全部正中紅心。

驚掉了參與訓練的所有士兵的下巴。

大壯甚至一句,“我艸,這還他麼是人麼?”都冒出來了。

張鐵生的固定靶讓所有開始還不怎麼瞧得上他的士兵通通閉嘴了。

先前不少士兵認為如今是科技時代了,武功再高,一顆狙擊槍子彈就能讓你爆頭,因此他們對張鐵生除了一點羨慕和敬佩外,並不是全部服氣。

這會見人家僅僅用了三發子彈,就能找到射擊的感覺,這才讓這幫驕兵有點服氣了。

下午的訓練是班與班之間的對抗,每次對抗十五分鐘。

一營一連一班和二營一連一班對抗,以此類推。

蠻子在賽前講話中強調,“我們一班一直以來就是壓二營一班一頭的,

十次對抗中,我們能贏七次,這次我們怎麼樣?”

“錘爆他們的卵-子!!”所有人大吼。

“好!就是這股氣,記住了,我們的目標是……”蠻子大喝。

“稱霸全軍,做最叼的兵王!”一班所有人大吼。

張鐵生對這口號有點無語,不過還是跟著喊了起來,如此反覆搞了三次。

終於全副武裝上了陣地。

比賽正式開始。

開始的時候張鐵生還有點手忙腳亂。

麵對這些特種兵,他還有點不適應,畢竟這些人真的很不簡單,要不是張鐵生身手確實很好,他還真有可能就被對方狙擊手給乾掉了。

驚出一身冷汗的張鐵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對抗。

一認真的張鐵生,爆發的能力再次讓大壯等人咋舌。

他走位十分騷。

對方一個機槍手,硬是被他的騷走位給折磨得差點瘋掉。

最後在短兵相接中,張鐵生用槍托把對方的藍煙給砸了出來,正式宣告陣亡。

隨後他單手提起機槍,宛如電影中的主角一樣,一路橫推。

一個人完成了五殺。

蠻子和醫生在防禦工事裡目瞪口呆。

“我去,這小子吃藥了吧,這……這也太猛了,以前我們即便勝也是慘勝,冇想到這小子一上來就五殺了,這……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醫生喃喃。

“你以為首長會隨便安排一個菜鳥給我們做教官,好好學著點吧!”蠻子眼睛放光,像是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寶藏一樣。

“班長,一開始你可不是這樣說的,你說這是來鍍金的二代,好好侍候完,送走完事。”醫生揭穿。

“我……我這樣說過?你小子說啥呢?”蠻子舉手就想打醫生,他很少服人,當時不瞭解張鐵生,以為就是白麪書生,當然不服氣。

醫生一縮脖子就躲掉了。

與此同時,張鐵生已經單槍匹馬快要逼近對方的主陣地了。

對方的班長大罵,“我靠,這他麼的算作弊吧,說好的班班對抗,你整一個教官過來,算怎麼回事?”

副班也鬱悶的說,“可不是!我們的三個火力手掛了,兩名機槍手冇了,醫務兵也冇了,通訊兵翹辮子了,剩下你我還有兩個狙擊手和一個觀察手和引導員,這還怎麼打?”

“怎麼打,老子就是殉爆也要弄死他,這樣……”班長把副班和引導員圈起來,小聲的說了起來。

“班長,你這樣我們也是輸啊!”副班聽完小聲的反對。

“不這樣輸得更難看,聽我的就這樣辦!”班長斬釘截鐵的說。

“行吧!”副班不情願的說。

張鐵生從來冇有一刻有這樣舒爽過,難怪幾乎所有男孩子都對槍情有獨鐘,原來這玩意真的能上癮啊。

一手提著機槍,一手端著步槍,一路見神殺神,見佛殺佛,這感覺彆提多爽了。

忽然,前麵三個人擋住了他去路。

他舉槍就要射。

對方大喝,“張教官,我們賭一局如何?”

張鐵生槍口下移,“你們輸定了,我何必跟你們賭?”

對方班長被噎了一下,隨即才說,“隻要你贏了,剩下你在營地的時間裡,所有臟衣服我們班給你包了!”

張鐵生聽了笑,“我怎麼覺得你不懷好意?”

“敢不敢吧?”對方班長不耐煩的說。

“我要是輸了,需要付出什麼?”張鐵生問。

“跟蠻子他們劃清界限,或者你來我們班!”對方班長臉不紅心不跳的說。

“李黑塔,你個臭不要臉的,誰給你的勇氣,這樣說,你要臉不?正麵對抗不行,你就起打貓心腸麼?”蠻子在後麵大罵。

“滾犢子,你個憨蠻子你是個什麼玩意,彆人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你有種把教官撇出去,我們倆單挑,你個癟犢子玩意,作弊還這麼理直氣壯的,我是頭一次見。”二營一連一班班長毫不示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