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逸雲繁體小説 > 都市 >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 >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第1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第1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初她畫的那幅聞教授的人像,頗得她的喜歡。很多人都以為是因為沈盈盈把聞教授畫的好,其實是因為畫裡那小半幅葉落歸根的秋日梧桐葉景。這是沈盈盈後來猜測出來的,不一定準確,但她還是決定畫一幅梧桐畫。畫了一個下午,喝了兩口水後,又不停歇地畫到了深夜。...

愛了八年,沈盈盈今天才發現,原來這麼多年賀少年把都把自己對他的好,當成了理所應當。

他不僅冇有對沈盈盈投入的愛意報以同樣的感情,他甚至覺得,這一切都是沈盈盈的自作自受。

她眨著眼睛,不讓眼淚掉下來。

身體搖搖欲墜,想要扶住什麼,她身體一微微傾斜,就被男人一隻手托住,然後擁入進懷裡。

她不想靠近這個懷抱,冷冰冰的,冇有一絲的溫度。

“你放開我!”

賀少年的大手緊緊地箍著她,以最親密的距離,說出最殘忍的話。

“沈盈盈,你喜歡我八年,現在要和我各過各的。”

“你到底是在考驗我,還是在考驗你自己?”

沈盈盈啞然。

從始至終,分手這件事,好像隻折磨她一個人。

她在他懷裡劇烈地掙紮,如果手裡有刀的話,她一定會毫不留情地剖開賀少年的心口。

摸一摸他的他的心,到底是不是石頭做的。

“賀少年,你一定要對我這樣嗎?”

她眼淚控製不住地往下流:“好,我承認,我錯了。”

賀少年聽她認錯,終於緩了緩臉色。

沈盈盈:“我錯在一開始就不應該喜歡你,我錯在這些年就不應該等你,守著你。我錯在我太癡迷你了。”

“我錯了行不行?”

賀少年的眼裡一片暴怒,額頭上的青筋直跳。

沈盈盈這般決絕的“認錯”,像是斷後路似的,將賀少年心裡那些自以為是的高傲和勝券在握的矜持,全都碾碎。

他似是聽不得這些,直接對沈盈盈的一輩子下了斷言:“這輩子……除了我。”

像是可憐沈盈盈的掙紮一樣:“你不會愛上任何人。”

賀少年的話並冇有錯,這段感情裡賀少年永遠是個掌控著,而沈盈盈永遠扮演一個追隨者的角色。

他堅定地認為沈盈盈深愛他,所以說這些話時,完全不顧及沈盈盈的感受。

或許說,他從來冇有考慮,需要顧及過沈盈盈的感受。

因為沈盈盈愛他,所以他可以為所欲為,任意踐踏。

她用儘全身力氣推開賀少年,巨大的慣性讓她往後退了一步,坐在沙發上。

虛弱的口氣,說出來的話冇有任何殺傷力,頹然又決意:“我……我會努力不去愛你。”

她堅定道:“就算現在不行……以後也一定可以忘記你。”

一直鎮定自若的賀少年,聽到這句話,冷冰冰的表情出現裂痕。

掩飾住心裡徒然的亂意,他居高臨下地宣佈:“你不會有機會。”

他不會給她機會忘記,也不會給她機會不愛。

沈盈盈胸膛裡那點愛意,已經被割離的七零八落。

雖然不想承認,但沈盈盈對他的愛意早已深入骨髓,哪怕兩人在僵持,鬧彆扭,賀少年也能將這些話隨意說出口,像是拿捏籌碼一樣。

她的放手,她的掙紮,她的痛改前般,賀少年都不信。

這個男人強大又驕傲,他現在用他在商場上對待敵人的那一套對待著沈盈盈,他理性分心著自己的籌碼,自己的優勢,最終得出一個結論——沈盈盈根本不會離開他。

“我給你一天時間冷靜,後天後我來接你。”

沈盈盈覺得自己很冇骨氣,盯著賀少年想反駁什麼。

可賀少年這般強勢的樣子,沈盈盈無力辯解。

當初冇有人會相信沈盈盈能熱烈的愛賀少年一輩子,一如現在也冇有人相信,她會主動離開。

——

賀少年離開後,沈盈盈一個人抱著膝蓋,坐在沙發上,久久地冇有再動。

涼如水的月色從淨透的玻璃裝外照進來,清冷的月輝灑在她的身上,瞬間巨大的悲傷感像潮水一樣,洶湧而又窒息地朝她淹來。

她和賀少年之間,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他們曾經是最親密的愛人,在賀少年還不是如今叱吒風雲的賀先生時,她便陪著他。

前五年對賀少年來說,執掌賀家像是觸碰炸彈,誰也不知道在他賀少年手裡,賀家是越來越好,還是越來越糟。

但沈盈盈一直無條件的相信他,等到賀家越來越好,賀少年的野心越來越大時,沈盈盈似乎變得冇那麼重要了。

確實,一個人的心隻有那麼大。

若是被彆的東西占據了地盤,原本重要的,豈不是變得越來越不重要。

其實,她早應該清醒地認識到這些,因為等待是冇有儘頭的。

隻會讓人心火寂滅。

第二天一早,沈盈盈照常上班。

她最近出勤率有點過高,於曉曉這個合夥人做的倍感壓力。

中午,於曉曉拿了午飯過來找她:“明天是聞教授生日,咱們準備什麼禮物。”

沈盈盈掰著一次性筷子的手一頓,趕緊翻著日曆,明天果真是聞教授生日。

聞教授是沈盈盈和於曉曉的大學老師,教書二十多年,桃初滿天下,是個師德威望都很高的人。

沈盈盈拍了下腦子,差點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下午去挑禮物。”

於曉曉:“行啊,聞教授一向喜歡你,禮物你來挑最好。”

“她肯定開心。”

沈盈盈算是聞教授為數不多的得意門生之一,倒不是沈盈盈現在成就有多大,而是聞教授單純喜歡沈盈盈的畫。

大二那年,聞教授生日時,沈盈盈被邀請去聞家。

她那時很窮,冇什麼錢買禮物,於是她偷拍了一張聞教授課間時站在窗邊看秋天落葉的照片,並繪製了一幅水彩。

生日那天她將禮物送給聞教授時,是全場最寒酸的一份禮物,但聞教授拿著她的畫看了許久,讚不絕口。

冇有人知道她透過這幅畫看到了什麼,總之她異常珍愛這幅畫。

於曉曉說的冇錯,沈盈盈畫幅畫聞教授都高興成那樣,不要說彆的了。

下午沈盈盈準備去買禮物,到了商場卻開始犯難。

她現在離開賀家,什麼都冇有拿,包括跟賀少年主卡綁定的副卡。她雖有自己的工作室,但這麼些年掙的錢花在賀少年身上的也不少。

光是她給他畫的那些畫,定製的相框,動輒便五位數。

沈盈盈在商場挑了一圈,冇有選到特彆合適的。

她絞儘腦汁想了一圈辦法,卻也隻有自己畫一幅畫這個辦法最誠心實意。

當初她畫的那幅聞教授的人像,頗得她的喜歡。很多人都以為是因為沈盈盈把聞教授畫的好,其實是因為畫裡那小半幅葉落歸根的秋日梧桐葉景。

這是沈盈盈後來猜測出來的,不一定準確,但她還是決定畫一幅梧桐畫。

畫了一個下午,喝了兩口水後,又不停歇地畫到了深夜。

成稿後,她發給於曉曉看,對方讚不絕口。

這算是她這兩年裡最滿意的作品了。

第二天一大早,賀少年果真來接她。

聞教授過生日,賀家勢必也要出席。

聞教授的先生姓季,是全國著名的經濟學家,也是賀家多年來的入幕之賓。賀少年這一路表麵上看起來順風順水,實則經曆過不少風險,季先生算是他的良師。

沈盈盈畫了個淡妝,衣服也稍微正式了些。一套黑色的金絲絨天鵝晚禮服,包裹著緊俏的身材,一字肩的領口半掩著肩膀,將細長的脖頸襯得更加優美。

她皮膚細白,彎腰低頭走近車裡時,頸部有道漂亮的弧線,脆弱又纖細。

一隻手便能圈住的樣子。

心裡這麼想,男人也這般伸手,碰了上去。

沈盈盈條件反射地躲了一下,眼神裡滿是倉皇,盯著賀少年的眼神,居然帶著幾分警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